。)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徵信章 楚陽的報復!【第一更!】
夢無涯一生之中,數十萬年的漫長歲月,經歷又何止千百戰?卻從來未有向任何敵人低頭。但這一次,對上楚陽卻是真心的無能為力了。
有生以來第一次對戰事失去了信心,感覺到了由衷的心力交瘁,無力再戰。也不想再戰!
這是一種徹底的沮喪!
面對這個比自己小了數十萬歲的對手,最初甚至不過只視為螻蟻的弱小對手,夢徵信無涯已經徹底束手無策了。徵信
若是一對一的決戰,夢無涯縱然力有不敵,卻也不至于如此沮喪!
但現在真正的問題卻在于:自己可是還帶著一萬精銳大軍,前來抓捕楚陽!
在一萬大軍面前,屬于楚陽的真實戰斗力充其量只有三四百人而已!
自己無論在哪一方面都占據了絕對的徵信優勢,甚至是絕對的勝勢!
楚陽所有依仗,都被一一剪除,就只剩下孤軍奮戰,戰斗到死的最后一條路,按道理來說,這簡直就是舉起大山拍蚊子,殺雞用上了宰龍刀!
但讓人萬萬想不到的是,就是這三四百人,自己足足損失了八成兵馬,仍沒有取得最終勝利!對方一直處于下風,一直在逃亡,自己一直穩占上風,一直都是追殺者,然而在這一路追殺的過程中,對方的人雖然也在減少,自己這邊的人卻同樣在減少,而且還是急劇的減少!
直到如今,這一場死亡追殺莫名其妙的變成了成就了楚陽赫赫威名的經典戰役。也讓這只原本根本就不在自己眼中的螻蟻,一路突破,最終被自己追到了天人級修為!一場因進階而來的天罰雷劫。變成了屠戮墨云天軍士的超級利器!
八千子弟,就此埋骨東皇天!
整整八千子弟啊!
每次想到這個數字,夢無涯都覺得心痛如絞,肝膽欲裂。
等到親眼見到楚陽在天罰之后,再一次屠戮墨云衛的許多尸體之后,夢無涯恍然間明白了一件事:楚陽雖然還只是剛剛突破天人級,但。他卻已經擁有有了越級殺人,甚至是以寡敵眾的強橫能力!他的戰斗力已不能用正常眼光判斷!
而且他有一把天下無雙的神兵利器為輔!就算是天人巔峰層次高手,也已經不再是楚陽的對手。甚至難當其凜然一劍之威!
現在的兵力,如果還想要擒殺楚陽,除非是自己親自動手,在萬全狀態的自己。

廣告

。)

第八部 徵信第三百零四章 我們去找我師兄
兩個妖族元老實實在在是看不下去了,再他么這么下去,我們的太子爺絕對就被拐賣了……誰知道這貨到底是個什么人啊……
看這樣子就不是好鳥!
怎么看怎么就想是個白撞的騙子!
偏偏咱們太子就是個小白,還是江徵信湖閱歷為零的超級小白,怎么辦呢?
救命啊……
兩位元老竟滿腔心聲都歸結于這三個字!
“敢問閣下到底是什么人?”胡叔叔雖然已經確認對方肯定是一個超級二貨徵信,還極有可能是白撞之輩,但現在不能直接不扣帽子了:“如此引誘我們家公子,到底是何居心?”
“問我是什么人?我不都說我是談曇了么?你們家公子年紀輕,又不常走江湖徵信,不知道我也就罷了,看你們倆的樣子不像是無名之輩啊,怎么還問這么沒有常識的話呢……”
談曇突然一怔才道:“你剛才說啥?‘引誘’?”一指妖寧寧,突然爆發出一陣大笑:“你見識淺薄是你自己的事,但你不能胡說八道啊,你以為他是美女啊?還引誘……哈哈哈哈……”
某胡叔叔還來得及再沒說話,妖寧寧那邊已經義憤填膺的站了起來:“胡叔叔,您這是什么話!談兄一見就是一位光明磊落的真男兒、好漢子!哪里就引誘我了?再說了,我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被引誘的人么?我有那么二么?!?我久不出門,欠缺江湖閱歷總算有情可原。枉你們倆還經常在我面前自夸自己江湖閱歷豐富,怎地此時竟會說出這么外行的話,我都替你倆丟人!”
馬叔叔正要張口辯駁。就被太子爺喝止:“你也閉嘴,我不想再聽到你倆的聲音,拜托你們不要再給我丟人了!”
兩人口張舌搖,目瞪口呆,徹底的無計可施。
我的親親公子爺,真沒想到您能這么的二啊!
“談兄,不要被他們敗了咱們的興致。來來來,咱們繼續喝酒,等喝完這頓酒。咱們哥兒倆去闖蕩江湖,小弟自知閱歷淺薄,還要靠談兄多多照顧才是!”妖寧寧熱情的勸酒,姿態放得那叫一個低啊!
看得旁邊的那兩位叔叔汗毛倒豎。放眼整個九重天闋。咱家太子就不可能對人這么恭敬,就算是對妖后本人,畏懼有之,驚怕有之,偏偏就沒恭敬……
談曇斜著眼:“跟我一起去闖蕩江湖,倒也不是不行,我肯定會罩著你的,只是你現在什么修為了?別他么闖蕩了兩步。

。(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四十一章 空間融合【第一更!】
“也就是說這個人已經即將到徵信了可以自己創世的地步……卻隕落了。”劍靈苦澀的一笑:“這種說法,多少有些不吉。”
楚陽嗤之以鼻:“呸,什么不吉,就算是創世之神,該隕滅的時候,也是要隕滅的!這有什么不吉的?而這里現在的種種情況,并沒有其他的解釋可以說得通,那么,就是你剛才說的不吉之事了。徵信
兩人邊討論邊前行,徐徐來到了藥王神宮正堂之前。
只見正堂內,不分上下,徵信分列著五個座位;彼此圍成了一個圓圈,圓圈正中的則是一個小小的茶幾。隱隱散發出暗紅色的光芒。
“竟是亙古不滅天晶玉!”劍靈瞪大了眼睛。
楚陽并徵信沒有問,雖然明知道能夠讓劍靈如此驚訝的物事,必然是極之難得的好東西;但他此刻的心神,卻已經完全不在這里了。
楚陽此刻關注的就唯有那五個座位本身;突然間有些感動。
因為這五個座位,楚陽想起了自己久違的兄弟們。
自己等人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如此沒有尊卑大小。就這么坐成一團,甚至是躺著爬著倒著,反正是怎么舒服怎么來。
而這五個座位,深層次的含義就是這個樣子吧。
只是看著這五個座位的擺放位置,楚陽完全可以想象出,當初藥王兄弟五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是多么快樂,多么的融洽無間。自在逍遙!
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距離可言。五個座位就這么挨著,想必坐在一起的時候。隨便一伸手一動作,都會碰到其他的人!
但他們只要在一起,就是這么坐,就這么近距離接觸!
他們對彼此,完全沒有防備之心。
這亙古不滅的天晶玉;就這么靜靜的見證了他們不知道多少萬年的深厚情誼。
就這么看著,楚陽只感覺一股最為真摯的友情油然升起!
在中間的天晶玉茶幾中間,有一個微微凸起的物事。發出熒熒的白光。
楚陽懷著尊敬的心情走過去,坐進了其中一把椅子。


。(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六章 雪淚寒的徵信威脅
居然是東皇天之主——雪淚寒!
東皇投影君臨妖后宮。
妖后瞪大了眼睛。
“心兒,一別經年,你這些年來可安好嗎?”白衣人微笑著說道。
徵信后嘴唇抽搐了一下。
這幫混蛋,見面的第一句話,居然還是一樣的?!跟元天限說的第一句話連一個字都沒錯!
難道是商量好的?!
妖后徵信端坐不動,淡淡的說道:“你還沒死,安健如昔,我自然安好!雪淚寒,你來我這里做什么?真是好膽!居然敢貿然發動蓋天?你就不怕我發動禁制,將你的神魂投影粉碎永久地留在此地?乃至全部粉碎掉么?”
妖后居然也將剛才對元天限說的話對雪淚寒又說了一遍,倒要看看東皇如何回答。
整段話的唯一分別,也不過就是將原來那句話之中的‘元徵信天限’三個字改成了‘雪淚寒’。這一刻,妖后心下雖然也有憤怒之意,但更多的卻是滑稽好笑。
那白衣人當然就是東皇天天帝,雪淚寒。
雪淚寒聞言微微一怔,隨即莞爾失笑,口氣大見輕柔緩和的說道:“我倆多少年不見,用不著一見面就這么劍拔弩張的嚇唬我吧?不怕把我嚇跑嗎?”
妖后渾身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滿頭滿臉的黑線,瞬時涌了起來!
這句話,與元天限的反應,回話,甚至不管是口氣還是神態。居然也是一模一樣!
難道真的見了鬼了,還是說這倆人商量好了,來調戲本后的!?
妖后心下怒氣澎湃。即時沉下了臉,皺起了眉頭,森然道:“雪淚寒,你們兩個不是商量好的吧?我本還以為你們應該不至于如此無聊,可眼前現實告訴本后,你們兩人竟真的如串通一氣……”
雪淚寒聞言不禁愕然,下意識的反問道:“我們兩個?心兒說的另一個人是誰?”
“還要裝蒜嗎!”妖后大怒說道:“你們兩個連說的話都一字不差!”
說著說著。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難道本后在你們眼中就是這么好調戲嗎?調戲本后是不是讓你們很有成就感啊?九帝一后!哼,九帝雖然在前,卻不意味著本后就當真不如你等!”
雪淚寒真心的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道:“心兒,你到底在說什么?你不是有什么誤會吧!”
妖后哼了一聲,道:“好好,我也不跟你強辯了。

…………
<慚愧,我辜負了大家的期望,昨天晚上被灌醉的是我,趴桌子底的也是我……呃,我覺得很丟臉,回家都不知道咋回徵信來的……
真的很郁悶,以我絕世無雙的酒量,居然會被一老頭干到如此地步……
咳,我去碼字第二章,今晚加班。>(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六十五章 決裂與賴皮【第二更!】
“夢無涯,你好樣的,你有圣人徵信修為,本盟在場中人,無人是你敵手,我等認栽,但自此以后,我們天劍盟與你墨云天,不共戴天!”
木滄瀾一只手抱著已經被震得昏迷的云中天,惡狠狠地留下一句話:“你們就等著圣君大人的報徵信復吧!我們對付不了你,自然有能對付得了你的人!”
“走!”木滄瀾滿徵信懷憤恨的丟下一個字,彈身離去。
說實話,他很想就在此地不顧一切的與夢無涯拼了,就算明知不敵也要豁命一拼。
但是,此刻云中天身負震傷,昏迷不醒,治療遲緩的后果,誰也擔負不起。再說自家中人拋開已經死掉的,僥幸幸存的人也大都有傷在身,而墨云天兵士,在夢無涯的庇護下,戰力幾乎無損。在此地與敵人交戰,絕不明智,甚至就是找死之局。
眼下只能暫時離開,以后再算此帳。
夢無涯心中一急,才要開口分說一二,卻只感覺到一股逆血直沖上來,眼前更是金星亂冒,急忙強行穩定心神,先把這一口血壓下。
但,木滄瀾已經率人走遠了。
“我們地心閣,非常看不慣閣下的這種做法,今日這筆帳,他日本閣中人自然會與閣下清算。”地心閣骷髏精靈冷冷的說了一句,大步而去:“還算值得慶幸的是,以前我們并不是朋友,更值得慶幸的是,以后也不會是。告辭了!”
雪仙子一言不發。狠狠的哼了一聲,窈窕的身影掠空而起,在空中化作一道彩虹:“走!”
隨即。各大門派的人一一離去,走了個干干凈凈。
尤其是抬著尸體的那幾個門派,眼中的仇恨至極的神色,更加讓墨云天的人感到了心悸!
絕大多數死人的尸體都已隨神源之境的毀滅而湮滅了,這些被抬走的尸體卻是僥幸逃出地穴,卻因為自身傷勢實在太重,終于不治。這筆帳自然也還是要記在墨云天眾人的身上。
甚至比那些已經葬身在神源之境中還要可恨,由于變生肘腋,葬身神源之境中的哪些人。雖已知無幸,卻無直觀的觀視,但眼前這些剛剛死去的人,卻是最大的直觀。

徵信…… 找不到兄弟,

……
找不到兄弟,我沒哭,但既然已經找到了兄弟,我為何要哭?可就是忍不住心中酸痛……
……
徵信陽曾經說過一句話:這樣的英雄,就算是蒼天也是要有所交代的!
舞絕城就記住了這一句話!
英雄不死!
沒有希望還要盡力創造希望,更何況還有一個雖然渺茫卻曾經真實存在的希望?
孤竹城中。
楚陽在這里已經安安穩穩徵信地逗留了整整三天。在這三天之中,他好像暴發戶一般的搜集藥材,當然了,肯定是以不同模樣徵信的面貌出現去收集的。
要是只用同一樣貌去搜刮藥材的話,恐怕第一天就被揪了出來。
在一個市場中不計代價不計成本的大肆購買徵信藥物,無論出發點為何,這樣的買賣人都是市場不愿意接待的,不過由五六個人分頭搜集,還有楚陽每天都會改變容貌親自出動,情況就不同了,這就從惡意搶購變成了供不應求!
雖然最終結果相同,市場的反應卻更正常一些,至少不會太引起別人的注意,只是這個孤竹城的藥材市場仍舊不可避免的大肆火爆了起來。
供求關系的影響之下,甚至于一些周邊城市的藥材,也都開始向著這邊運輸藥材。
楚陽見到這種情況,即刻果斷地停止了搜集。
一方面是動靜鬧得太大了,未必是好事,另一方面,資金也要支撐不住了,臨行之前,楚陽雖然帶有一百幾十萬的紫霞幣傍身,不過能夠迅速治療傷勢、提升修為的藥材、靈藥,價格自然是非常不菲的。
那一百幾十萬紫霞幣看似不少,但真正派上用場的時候,就知道不禁花了,這幾天下來,貌似已經花了十之七八,現在九劫空間還處于封閉狀態,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重新開啟,始終要為眼下多做一些打算的。
在停留的這幾天里,每一天晚上,楚陽都會偷偷的前往妖族祖墓那邊,在周邊找個隱秘之處藏身,練功,與此同時,藏身在楚陽空間戒指中的劫難神魂就無聲無息的飛進祖墓里。
那祖墓里面積攢的千萬年龐大駁雜死氣,就那么被劫難神魂一點點的吸收了。
雖然祖墓中的死氣駁雜不純,質量實在不高,但卻是勝在量大,非常龐大。
劫難神魂先是將之全部吸納,然后再一點點的剔除雜質,精粹提純。不夠三天的光景,劫難神魂已經又恢復了一些,雖然還遠遠不能達到全盛時期的水準,但劫難神魂已經很滿意了。
當日風雷滅一擊,正為其完克的劫難神魂真正險些就徹底魂飛魄散了。

徵信”韓凌云哈哈一笑,站起身來:

”韓凌云哈哈一笑,站起身來:“我只等著領人啦。”
那骷髏精靈焦長天也站起來,向著楚陽和藹的一笑,轉身跟隨韓凌云出門而去。徵信
原來,那孟笑然長老沒有進入,還要運用自身修為隔絕外界一切動靜的真意竟是在此!
徵信陽當真有些心潮澎湃起來。
原來,抗擊天魔的人。在這世上也不止自己一個。
這世上,還是有有心之人的!
楚陽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沸騰的心緒。淡淡道:“下一個!”
……
如是往復,一直忙活到大半夜,楚陽終于成功的將五千多個孩子,全數分流了出去。現在,楚陽是徵信一個人也不敢留下了。
墨云天整個皇家的力量,何等可怕?何等可怖!若是留下他們……楚陽想一想,都要不寒而栗。
幸虧早就有了徵信準備……
“只愿你們……在各自的門派。都能夠嶄露頭角,都可以奮發圖強。至不濟,也能夠長命百歲吧。”楚陽心中默默的說道:“若是我這次無能幸免。這或者就是我最后能夠為你們做的事情了。”
……
凌晨,各大門派陸續到來,來楚家大院接人。
紫霞城外,云中天的飛舟已經在等候。只要接到人員。即刻返程。
但,在接到之后,云中天立即飛身前來找楚陽,怒氣沖沖:“楚兄,這件事不對吧?”
他接到了人,也的確對每一個都很滿意。
但最終卻少了八個。
“什么不對?”楚陽心情不好,口氣自然更不好。
“我那邊只接到了一千二百四十八個!而我們商定的,分明是一千二百五十六個!”云中天俊秀的臉漲得通紅。
“對啊。人是一千二百四十八個這個沒錯啊。”楚陽奇怪的說道:“不是還有八件云兄要的寶貝么?”
“八件我要的寶貝?”云中天喃喃重復一句,突然間一陣血沖上了腦門:“你是說……那八個白玉屏風?”
突然想起。的確有八個孩子抱著屏風上去了……
“當然啊!”楚陽笑瞇瞇的說道:“云兄一直強調那天那八個寶貝也在其中,我怎么敢違背?”
云中天直覺的眼前金星亂冒,險些就要一口血噴出來!
我上當了!
我用那么多在這天下罕見罕聞的天材地寶,神奇物事,就換了八個劣質的白玉屏風?
“楚陽!”云中天如欲吐血:“你!……”
“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