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個先后軟倒下,鮮血迅徵信速染紅了地面。
深秋的風吹過。流淌的血液的溫度迅速下降,冷卻在地上。
為首之人睚眥欲裂的看著黑衣人,突然一聲慘笑,猛地往前一挺,黑衣人雖有察覺,卻并無縮之意,異常冷漠的看著他的咽喉生生撞在長劍上,劍尖即時深深刺入,鮮血涌出。
這人的身體痙攣了一下,死死地盯著他,眼神中居然有一絲譏誚:你想要知徵信道嗎?我偏不告訴你!死也不告訴你!
“不錯!想不到超級門派之中,倒也有不少好漢子,今天算是開了一次眼界。”黑衣人冷漠的看著剛剛抽出來的劍尖,上面鮮血殷紅。
“這徵信樣,也讓我對你們多少還能保留一點敬意。”
黑衣人的身影沖天而起,在空中一閃,就已經再也不見蹤跡了。
這一夜,注定是一個殺伐之夜!流血之夜!
就只是在這一夜之間,就有將近一千名江湖人徵信士被殺!或者,在客棧,或者,在租住的民房,或者,在路上,或者,在青樓楚館……
每個人的尸體,都沒有收拾,就是這么死在那里。
第二天一早,整個孤竹城就那么突然地炸了鍋!
突然間有一千多個江湖人被殺,這樣的勁爆消息,無疑是絕對的震撼!更不要,在這死的人之中,居然還有一位是天人層次中階的頂尖高!
鬼蜮的四長老,就這么莫名其妙地死在了這里。
所有知道死者身份的人,心中除了震撼之外,更有驚駭之極的感覺!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讓這么多人同時死在這里?
而且,看那些死者的死亡癥狀樣子,居然好像還是同一個人下的!
這又得是如何喪心病狂的屠夫,才能一夜之間殺死這么多高?
一時間人人自危,唯恐那個無名屠夫找上自己。
此刻,在南城門之外,正有一隊人馬遠遠而來,一條人影流星般出城,迎了上,了幾句話。
那這一行人猛的停了下來行進的腳步。
一個個臉色都是瞬時變得很難看。
“咱們在孤竹城之中一共不到四百的人,居然死了三百五十多?余者不足總數的一成?!”當先一個鷹鉤鼻子老者皺眉問道。
“是的、”報訊的人臉色蒼白:“屬下等之所以能夠幸免,只怕還是因為屬下等住的地方相對隱秘,而且還沒有來得及與其他人聯系,這才僥幸逃過一劫……若是聯系過,現在恐怕也……”
“死者全部都是劍傷致命?”
“是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