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憤怒還好些,但所有人一起對一件事情憤怒,那就成了事實……越來越深,越來越恨……”
舞絕城嘶聲道:“但,平心靜氣的想一想,你自己就那么重要么?你就這么在乎你自己徵信么?那么,我們的老大又如何?”
“真正要感到悲哀的,從來都不該是我們,而是歷代的九劫劍主,他們為兄弟付出了他們的一切一切,最終換來的就只有怨恨,只有萬古罵名……”
徵信 “還有,你們可知道為何連任何一位九劫劍主的后人,都遇不到嗎?”
徵信 舞絕城愴然道:“原因其實很簡單……九劫劍主在送走了兄弟們之后,自己就是身死道消……至于后人……嘿嘿……”
“史書從來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這是一句很有道理的話,但,落在出賣者與被出賣者身上就是一宗悲劇,人性可以在莫大利益之前,出賣他們的世交,也許事實早已被那些勝利者徹底湮滅了。”
徵信老大死了,什么都沒法說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是我們說了,我們怎么說,世人怎么聽……哈哈哈……可笑!可笑啊可笑!”
“原來我們居然是勝利者?這樣的勝利者?”舞絕城言辭如刀。
三個人都是慚愧無地的低下了頭。
“我就只知道一位九劫劍主后人的故事,唯一幸存的一個女娃子,她姓君……她的家族到后來,九劫劍主消失之后,被九劫兄弟的后人偷襲圍攻暗殺,一直到覆滅……”
舞絕城說的是君惜竹的故事。他并不知道,君惜竹并不是九劫劍主嫡系血脈,但現在就這樣說了出來。
三人臉色歸于慘白,再也站立不穩,頹然的無力坐倒了。
“噗”地一聲,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九章 為老大正名【下】
三位圣人中品強者,會因某事而同時雙腳無力,立足不穩而失控坐倒!這個事實相信不會有任何有一點點武學常識的人認可,但這個莫大荒謬的事情,就這么發生了!
“嘿嘿……在你們切齒怨恨老大的時候,你們的后代在追殺老大的后人,他們真的好孝順啊,完成了你們的愿望……”
舞絕城冷笑著:“老大為了咱們,連生命和靈魂都付出了,現在死的魂都沒了,香煙無繼,斷子絕孫,還要背負著萬古罵名,而你們還好端端的坐在這里喝酒,連老大的座位都沒了,你們的仇可是報得太徹底了,無法不令人不佩服,佩服得五體投地……”
三人渾身顫抖,體似篩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