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陽笑了笑:“等我稍微好一些,我立即就走走。厲兄,今次得你援手,我徵信已經感激不盡了!”
厲雄圖沉下了臉:“楚陽,你這是看不起我嗎?”
楚陽苦笑,正sè道:“厲兄,咱么也認識不短的時間了,我可曾有看不起你過嗎?但這一次的敵人,實在是太強大,而且對方的勢力,也實在是太龐大了一點……你貿然攙和進來,反而會讓我多有顧忌。”
楚陽的話說得很徵信直白,甚至就是直接告訴厲雄圖,你摻和進來,對我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是累贅,你不添亂就是幫忙了。
大家從沒深入的結交過,但楚陽很明白厲雄圖的脾氣。
若是自己不干脆的打消他的徵信念頭,厲雄圖絕對不會罷手,絕對會參與進來。那,才真是害了他!
但厲雄圖已經憂慮得皺起了眉頭,低沉道:“楚陽,你這次不會是招惹上了九重天闕排行靠前的幾個超級門派了吧?”
徵信 楚陽苦笑起來:“若只是超級門派的話……我多少還能輕松一些,至少還有與之周旋的實力,但這一次我招惹到的敵人,卻是比超級門派還要恐怖十倍一百倍!甚至這個對比還是最保守的估量!”
厲雄圖聞言倒抽了一口冷氣,夢歡歡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滿臉駭異之sè。
良久,厲雄圖小心翼翼的說道:“難道說,你是……”
“我這一次惹到的,是整個墨云天,乃至墨云天之主,墨云天帝本人!”楚陽直白的說道。
厲雄圖兩根手指頭揉著自己眉心,苦笑連連:“我說楚陽……就算你再怎么的膽大包天,但你這一次,也玩得實在是太大了吧?究竟是你干了什么事情,讓整個墨云天追殺你?”
楚陽咧咧嘴:“其實我也沒干什么,就是把墨云天天帝的兒子宰了,如此而已……”
厲雄圖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卻已經是滿臉無語。
“不得不承認,這個敵人,我老厲現在還真挺不過,不如此而已也不行了。”厲雄圖一臉糾結。
楚陽險些就大笑起來:“誰說不是呢,我自認也是挺不過的……他祖母滴……”
等到聽完楚陽說明的前因后果之后,厲雄圖一拳砸在自己大腿上,怒形于sè:“好樣的!殺得好!這樣的混賬,宰了才是應該的!他**的,那個墨云天天帝元天限真真是好不懂事!楚兄的做法分明就是為他清理了門戶,他正應該感激你才是,居然反過來派兵追殺,簡直是恩將仇報!毫無道理!”
楚陽目瞪口呆、瞠目結舌的瞪著厲雄圖,實在是被這貨無比強大的一席話給驚呆了!
這到底啥人哪?!
貌似我剛才說的很清楚啊,是我,是我殺了人家兒子,人家怎么還能感激我,還“應該”……
就算我知道你是向著我說話,可是道理也說不通啊,殺子之仇,就是不共戴天,要是真的反過來感謝我幫助其清理門戶,我敢相信嗎?肯定是不敢的,就算他真不找我麻煩,我也得提心吊膽一輩子啊,那滋味,估計比他如現在這般,直接找我麻煩還要恐怖!
提心吊膽一輩子,想想都害怕啊!
哦,究竟是我瘋了還是厲雄圖瘋了,這話他怎么尋思說出來的呢?!
說話間,楚陽敏銳地感覺到渾身上下麻癢無盡,這是好現象,這感覺的出現,意味著傷口已經快要愈合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