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天淡淡的笑了笑。
“久仰大名如雷貫耳?不外就這點修為?充其量也就是徵信圣級巔峰半步天人的水準,居然能讓我們久仰大名如雷貫耳?原來墨云天之外,衡量人是以這個為標準的?那我們這里大多數的人,都值得久仰大名如雷貫耳!”軍官中,有人不屑地嗤了一聲。
云中天微微一笑,似是不經意的回應道:“若閣下也有此人的膽量與魄力,說不得我對閣下也會久仰大名徵信如雷貫耳的!”
夢大將軍聞言神情一震,有些詫異的看著已經變成了小黑點的人影,神情嚴徵信肅起來:“這個人就是楚陽?”
云中天淡淡一笑:“夢大將軍果然名不虛傳,見微知著,不錯,這個人就是殺了墨云天九太子元殊途的當事人,楚陽!”
夢大將軍眉頭一皺,臉色一暗,沉聲道:“將人抓過來!”
轟的一聲,無數人影即時騰空而起,向著楚陽前往的方向追了下去。
想不到來到這里的第一刻,就見徵信到了此行欲問罪的罪魁禍首!
夢大將軍臉色現出幾些暗淡;剛才,自己做了自己平生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這么擺在自己面前。直面相對,無從躲避。
心頭悸然之余,長嘆一聲,長身而起,化作了一道長虹,向著楚陽飛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所有墨云天的人呼啦啦全軍出動,齊齊追蹤而去。
“不好!”木長老一聲驚呼。
“怎么了?”眾人大吃一驚,天劍盟木長老可是各大宗門公認的老成持重,怎么會在這個當口失聲驚叫?楚陽現身雖然突兀,眾人也不明白這小子怎么會突然間失心瘋了來找死,但他也把墨云天的來人都引走了,對各大宗門而言乃是好事,怎么反而會不好呢?!
“楚陽去的可是蒼茫山的方向啊!”木長老臉色一陣發白。
“什么?”
“草!”
“這人不是添亂么?”
“難道楚陽想要用那神源之境來抵抗墨云天的力量?”
“難道他想把水徹底攪混了?甚至是想借用咱們這些人的力量對抗墨云天?”
“別瞎揣測了,咱們趕緊快去,遲則變數更增!”
此刻人同此心,心同此想,所有人不約而同地同時飛身而起,緊跟在墨云天軍隊后面,閃電般的絕塵而去。
楚陽一路招搖而來,甚至故意在所有墨云天的軍隊上空高調飛過,目的無非就是要引起他們的注意。但對方一動之下,那股排山倒海的氣勢,卻也著實讓楚陽頭皮發麻!
這個無關乎膽量,一支合格的軍隊,單憑氣勢而論的話,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抗衡,當然,那些雪淚寒之類的強者絕對可以例外!
對方大舉而來,密密麻麻的在身后緊緊追趕,觸目所及,左面是一片銀白色,那是墨云天制式軍軍服的顏色,而右面則是一片黑壓壓,卻是完全隸屬于墨云天帝的親信部隊墨云衛!
兩邊涇渭分明,卻是同樣的強大,洶涌而來;速度快到了極點,楚陽偷空轉頭一看,只見一眼居然望不到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