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暫時靜觀其變,相信不管出現什么徵信事,總不至于去到連我們兩位圣人都無法處理的地步!”
“那是自然的。”
“不過太子爺這個闖蕩江湖的構想……必須設法打消,變數實在太多了。”徵信
“說得對。”
“不過。最后決定還是得請妖后陛下定奪。”
“哎……這事兒一旦傳回去……估計咱倆得被妖后大人扒一層皮……”
“這也是沒法的事情,誰讓咱倆攤上這么一個公子爺呢……”
傳訊玉明明滅滅,此間的消息傳了回去。看著一邊床上呼呼大睡渾身酒氣的太子爺,兩人相對無言,此刻已是淚萬行。
徵信 另一邊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回來。
傳訊玉一閃,出現幾個字,
正是妖后的手筆。
徵信 “這是一個好機會,讓他吃點虧正好知道世道艱辛。把握好尺度就好。”
兩人呆若木雞。
我了個去!
這是什么母親哪?!
還以為妖后陛下接到這么震撼的消息,肯定會立刻馬上即時就接著讓她兒子回去呢。現在怎么就成了……吃點虧正好?
問題是,若是太子真吃了虧我們要怎么辦呢?
這個尺度又該如何把握呢?
哪里能夠把握得這么精確啊……
尤其還是跟著那樣的一位奇葩一道闖江湖……
……
天后宮之中。
妖后無奈的嘆了口氣,兩根手指頭揉著眉心。喃喃道:“那小子將來總是要接掌妖皇天的……若是不曾受點磨礪,怎么能行……但是……”
……
楚陽靜靜地看著不遠處,哪里是一處被破壞殆盡的民房,心中的憤怒簡直如同要炸開來一般。
為求穩健。所有盡都分散居住。住在這里的,正是楚陽的其中兩位屬下。
但現在的狀況很顯然,他們肯定被墨云天的追蹤者發現了,力戰之下,不敵身亡。兩人致死,都沒有說出其他同伴的下落,這個結果讓楚陽心中更加的悲憤。
楚陽能夠肯定,自己的易容術獨步天下。在經過自己的妙手,改變了形貌之后。很難被人認出來真容。
但,這卻又不是絕對的。
就好比說自己無論是易容成什么樣子,都無法瞞得過那么幾個人一樣:莫輕舞、鐵補天、烏倩倩、談曇、孟超然……
等人。
那些都是自己至親之人,熟悉自己已經到了無法再熟悉的親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