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了二十多年?!圣位中品……”妖寧寧聞言也嚇了一跳。
他自己如今能走到現在的地步,自己可是知道自己有什么樣的先決條件來著,這些年來所用的那些天材地徵信寶的價值足以堆出一個天人巔峰的正牌高手來這。
也就是自己不知努力為何物,那么多的大好材料在自己身上才勉強堆出來徵信一個圣位巔峰層次。但眼前這個,卻分明就是個草根!
人家居然到了圣品中位!人家這才是真正的天才來著!
兩人修為雖有高下之別,但實際上差不了太多,于是接下來就談的更加投機。
相比妖寧寧得嚇了一跳,那兩位妖徵信族長老可是嚇了一大跳,真沒看出來,這小子還真不簡單,不過修行二十多年時間,就有了圣位中品層次,難能可貴!
這兩位妖族長老的目光卻是非同小可,早已看破談曇虛實,但此刻驟聽談曇自稱年紀,不禁徵信再度仔細觀察,卻自談曇的骨齡上作出判斷,這小子至多也就二十出頭的年,而且還是野路子,非屬超級宗門弟子。
在這樣的條件下,卻擁有這等修為卻當真是難能可貴的,是以對談曇的厭惡感覺也就沒那么濃重了,甚至還略略順眼了幾分!
可惜,這幾分順眼連片刻光景都沒維持下去!
因為接下來談的話題,卻讓兩位妖族元老高手生出拔腿就逃的沖動。
“你都不知道我媽那人,我媽那人管我管得忒嚴了……哎,你說我去追女人,我去泡妞,這不都是正事兒么?這可是關系到子孫后代傳承血脈延續的大事情啊……但我媽一紙命令就把我給弄回來了,非讓我去找一個男人……”妖寧寧長吁短嘆。
“找男人?你媽真是極品哪,說實在的,女人懂得什么?頭發長見識短的……”談曇不屑一顧:“不過不得不說,你媽可真夠一說的……”
妖寧寧一拍大腿:“誰說不是呢……我說什么,她老人家就否決什么,我要做什么,鐵定的就是不讓做;甚至連吃喝……都要管啊。我直接就一點自由都沒有……”
“你媽不是有病吧,這話雖然好說不好聽,不過,我之前曾經聽說過有一種叫做強迫癥的病癥,跟你說的情形很類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