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楚陽問道。
“當初云中天曾經說過一件事,你跟我說過,我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鐵補天說道:“當時云中天說道:江湖事,小輩之間的胡鬧,大人不得干涉徵信;除非性命相關,否則不得出手,一旦出手造成傷亡,徵信便是江湖禁忌。”
楚陽頷首道:“確曾經說過這句話,怎么了。”
鐵補天精神一震,道:“而且,云中天還曾經說過,江湖門派之間競爭,以小輩為主,生死勝敗,各安天命!若是有前輩出手造成死傷,那么這個徵信人所在門派,必將被天下共誅之!是否曾經有過生死勝敗各安天命此話?”
…………
<求月票!繼續碼字第三更!咳,上一章末尾主要是解釋一下昨天沒爆發的原因,這么多人又來罵我撒謊裝可憐啊……撒謊不撒謊,我相信總有人有個萊蕪朋友徵信吧?讓他打聽一下就知道了,這事兒在我們這邊很轟動啊……
至于裝可憐……我去你妹的!>(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四十五章 來,踹一腳!【第三更!】
“是有過此話。”楚陽頷首。
“如此就是了,現在的情況,元殊途何嘗不是小輩一流;你與他之間的恩怨,就根本而言也應該屬于江湖小輩之間的仇怨吧?”鐵補天有些憤慨,說道:“但是現在,墨云天帝元天限卻要為他兒子報仇,這算是什么道理?”
楚陽苦笑一聲,道:“甜甜,你實在枉為帝君這么些年,如果是倩倩問我,我還能覺得有情可緣,你來問我,我真真是太意外了,你啊,無疑是忽略了幾個重點。”
鐵補天凝眉:“幾個重點?”
楚陽說道:“第一,當時云中天的原話是:江湖事,小輩之間胡鬧,除非生死攸關,否則長輩決計不可出手!”
楚陽淡淡微笑:“這其中有個前提,就是‘除非生死攸關’。”
“而現在已經出了人命,自然就超出了生死攸關的范疇,不再被這條規例所限制,此其一。”楚陽伸出一只手,止住了鐵補天的說話,道:“其次,墨云天這一波死去那些人除了元殊途之外,絕大多數都是一些個老一輩的高手,顯然已經不限于年輕一輩了,有人替他們報仇,自有其理由!。”
“其三,你所說的這些東西,都是只適用于江湖,江湖門派之間固然是適用這個規則的,但,墨云天皇族,墨云天九太子這重身份,卻不屬于江湖范圍!”
“雖然我們明知道,他們這么做是違反了規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