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時徵信間繼續搜查。等待魯普消息。若是頭像真的暗了,也要再搜查一天之后,爭取能找到一些殘骸尸骨,若是還沒有發現。那么。就當是楚陽死了。”夢無涯沉吟著,踱了幾圈步子,終于下了以上決定。
“是徵信。”
“另分出三百墨云衛,前去搜捕楚陽的那些個手下。其他人,將方圓三千五百里都給我細細的查一遍。哪怕是挖地三尺,也要確認!”
夢無涯第二道命令。
“是!”
三百墨云衛在一位統領率領之下,黑色的羽箭一般射入昏暗的樹徵信林,再續追殺之旅。
……
楚陽一路迤邐而去。突然間感覺到渾身上下一陣輕松,貌似是暫時擺脫了追兵嗎!?接下來。就應該去和他們會合了……
只是心情剛剛輕松也就不過一刻的功夫,就徵信看到正北方黑壓壓的一片人影落下。
“我靠,怎么這么快,難道這幫人都是兔子托生的,還窮追不舍了!”楚陽一頭冷汗。
幸虧自己離開得早,要不然,若是被他們發現厲雄圖兩口子跟自己在一起,那么,以厲雄圖現在的修為,面對這幫人,磕著就死,碰著就傷,擦點邊估計都得躺上大半年,直接就是十死無生的局面!
那樣才是真正的連累了好朋友。
老天爺還是很眷顧我的來著!
心意大定之下,楚陽一溜煙一般貼著地皮竄了出去,快溜啊……
想要找到他們留下的線索,還必須回到原地去一趟……也不知道在那天雷之下,他們留下的痕跡還能不能留得下?
楚陽收斂了渾身上下全部的氣機,幾近全無聲息一般,如同貍貓一般從一片山林之中極速潛行,甚至,他將自身神識力量都已經收縮到了極致,絲毫不再流溢與肉身之外,完全憑借著眼睛鼻子耳朵這等最原始的器官來分辨自己的方向,來確定自己的去向!
一路小心翼翼,幸虧墨云天的人之前已經很仔細地搜索過了這里,楚陽很是有驚無險的又回到了自己之前承受天罰的那處所在!
觸目所及,滿目瘡痍,遍地狼藉,還有一些樹枝上刮著一條條的血肉,在傾盆大雨的清洗之下,已經變得發白了。
楚陽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的同時,不禁想起當時的戰斗,整個背脊也是刷刷的冒出冷汗!之前身在局中,心中之念又都是在琢磨如何利用天罰,盡可能多的干掉墨云天那邊的人,再也沒余地想其他的了!
不得不說,當時的自己,若不是天罰驟臨,自己只怕早已經成了渣滓了吧?
還不僅僅是自己,貌似還有跟隨自己的那三十三個人,也難有幸免之人!
看著殘存的大樹上,那些搜尋不到的角落掛著的血肉,楚陽心中嘆了口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