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不救呢!”魁梧青年豪邁的一笑:“我厲雄圖要打敗他,那也要等他傷勢恢復,徵信堂堂正正的一戰。趁人之危,見死不救,豈能是我厲雄圖的性格!”
這個魁梧青年,正是當日在九重天大陸與楚陽惺惺相惜,卻又恩怨糾纏的厲雄圖!至于這個白衣少女,則是徵信厲雄圖的妻子,同樣來自與九重天的土著夢歡歡。
白衣少女夢歡歡安慰的松了口氣,隨即又提起心來:“但看他這樣子,他的仇人只怕厲害得很。以咱們倆人的力量,只怕徵信……”
厲雄圖哼了一聲,道:“敵人縱然強大又如何,就算對方是這一方天地的天帝又如何,難道就能讓我厲雄圖不顧恩義不成?”
白衣少女松了口氣:“雄圖,我就知道,你就是這么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厲雄圖哈哈一笑:“這一節,相信沒有人能否認!我輩徵信江湖人,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人砍我一刀,我殺他全家!恩怨分明,才是為人正理。若是恩怨糾纏,不能分明,那么,就是先報恩,再報怨!”
說到這里,道:“楚陽的傷著實不輕,歡歡,你來幫把手,把我的傷藥都拿出來,另外,把我的寶貝都拿出來。”
他有些苦澀的笑了笑:“楚陽這家伙倒真是會算計,說起來我的這些寶貝,有一大半都是當年他給我的;這會又要用在他自己的身上了,難道說這家伙當年就算計好了的?我怎么不早點都給吃了呢!后悔啊,遺憾啊!”
夢歡歡哭笑不得:“你呀,誰能算的這么長久……笨木頭!”
厲雄圖嘿嘿的笑了笑。
不多時,在夫妻二人的一起動手之下,楚陽渾身上下的諸多傷痕,都被仔細的處理了一遍。而且都被包扎得妥妥帖帖。
若是厲雄圖來弄這些傷,就算最終能治好,估計楚陽也得被包成了一個大粽子。而且絕對是不堪入目的那一種。
但在夢歡歡的手下,卻是每一個傷口都是顧及到了,而且包扎的細心至極,同時還是輕柔至極。
絕對不會讓楚陽多受到哪怕一點點不必要的痛苦。
“這家伙的生命力還是一如既往的頑強。”厲雄圖嘆為觀止:“渾身上下的骨頭幾乎被弄得都零散了,身上的皮肉也都快要被烤成了焦炭了,居然還活著,而且生機還很旺盛,實在是異數啊……”
夢歡歡抿嘴笑了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