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敵對,卻依然無法不承認,你們是好漢子!”楚陽伏在一片草木之中,有些沉默:“不管是墨云衛還是銀甲兵,你們都是好漢子。”
“只是那悍不畏死的精神,你們就已徵信經無愧于好漢子,好戰士這個名頭。”
“不管你們效忠于誰,但,不管誰能獲得你們的效忠,都是值得驕傲的。”
“一路好走!”
楚陽想起當初天罰之下的情景,一片狼狽的現場,有逃的徵信,有躲的,也有拼命地;但自己聽到的慘叫,最多也就是瀕死之前的一聲吼!
根本就沒有徵信任何一個人曾經有過驚慌失措的大叫!
這可是人數多達數千之數的大隊伍!
其間就楞是沒有任何一個人的驚慌表現出來。
或者他們心中也并非每有,但他們直到死,卻始終都沒有表現出來!
這樣的軍隊素質,可敬可佩徵信
但,如此好男兒真漢子,為何不去戰天魔?
楚陽的身子游魚一般離開了這里,慢慢的摸向最后一擊天雷的所在為之;這邊已經什么都找不到了——連山都沒了,還想找到什么?
楚陽面對著最后自己承受天雷的地方那一座湖,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這是什么情況啊?
這……這也太牛叉了!
記得當時沒有湖啊,現在……這到底是哪來的?
這他嗎的誰干得好事啊,都他媽的高山變做了大湖,老子還要去哪里找線索去啊?
楚陽一陣陣的無語。
無奈之下,只好一點點的搜查過去,一直到了五百里之外,楚陽才發現有一顆已經被大風吹倒,而且被狂猛震動完全挪離了原位的樹身上,歪歪斜斜的被砍了一刀,露出一個奇怪的痕跡。
就像是鷹爪子抓鳥抓偏了,抓在了樹上一個樣子,絲毫也不起眼。
楚陽嘆了口氣,這真是作死啊。
媽的,偏離了原位了,我要找到他們的方向,就只有挪到原來的位置,然后才能看得出方向,但,四周還有那么多人在追殺我啊哥們兒。
楚陽靈機一動,拿出九劫劍,無聲無息的將這棵樹上半截跺了下來,就只剩下一截三四丈長的樹干,想了想,干脆把樹根也剁下來,然后,扛著這顆足足夠三四十人合抱的樹干,慢慢的找這大家伙原本應該存在的位置!
也許是度過天罰之后,運氣轉好,一共也沒走出多遠,就順著那斷裂的樹根找到了原來的樹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