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墨云天斬夢徵信軍夢無涯!乃是奉墨云天帝大人之命,前來抓拿兇犯。此行來得太過匆忙,未及向貴天高層報備,確有失禮之處。還請這位將軍向上通報一聲。夢無涯愿意為此致歉。”
單以夢無涯的身份而論,能夠這么徵信說,已經是很算得上是低聲下氣。、
就正常情況下,官場中人行事向來都是花花轎子人抬人,不會一下子把話說死,言如山無論如何也該先轉身回報一下,再有上官做定論。
可惜的是。今天的言如山行事肯定是不會很“正常”的!
言如山負手高傲說道:“捉拿墨云天的兇犯?好強大的理由!我真的很有興趣知道,墨云天的徵信兇犯怎么就跑到了咱們東皇天來了?這是什么道理?難道兇犯從墨云天一逃十萬八千里,來到了東皇天?難道說這位兇徒擁有‘圣人’以上層次的修為嗎?要徵信么憑什么一跑跑這么老遠呢?”
“難道說你們墨云天現在已經墮落到了連一個兇犯都捉拿不住?”
墨云天軍隊中。一個軍官再也忍耐不住,戟指喝道:“喂,閣下這話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東皇天的人,就這么沒大沒小。不知尊卑的么?”
“放肆!”言如山神情一冷。冰冷的目光看著這位軍官,森然道:“爾等遠涉天地來到咱們東皇天,一派大軍壓境,可有經過我們同意?可有文書?可有協商?可有報備,可有令印嗎?”
“這個……”墨云天方面的人齊齊一陣語塞,這些東西還真沒有。原本打算來到這里之后,若是能夠盡快解決,就盡快回去。若不能盡快解決,再聯系東皇天官方辦理這些手續。
本以為楚陽至多不過圣位實力。拿到人轉身就走,省得落下口實,
之前還在慶幸一來這里迎面就遇到了楚陽,可沒想到后邊變故連連,就這么一點功夫,東皇天官方的就到來了。
雖然非是誠心不辦,但現在人家當面問起這件事,卻也當真是理虧,無言以對。
可還是那句話,誰也沒想到東皇天方面的大軍居然能來得這么快。簡直就像是早已在這里嚴陣以待一般。
咳,其實真實情況,也的確是就在這里嚴陣以待來著,這都算來得慢了,如果不是楚陽有劫難神魂援手,沒準真就早被逮住,墨云天一行人已經返航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