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請酒!”煙幻夢與西門萬里同時舉杯。
“英雄血?久仰這酒的大名了!嘿嘿……”舞絕城冷笑起來,冷笑道:“只是……你們幾個也算得是英雄嗎?也配飲這英雄血嗎徵信?”
這句突如其來的話,便如是一團寒冰,扔進了烈火之中。
一時間,房間內再度沉寂了下來,死一般的寂然。
但舞絕徵信城似乎依然覺得不過癮。突然站了起來,一手舉起自己手中的杯子。狠狠摔在地下,喝道:“為什么不說話,告訴我,你們算什么英雄?”
“你們自問,你們有資格喝這英雄血嗎?!回答我啊!”
三個人同時怔住!
舞絕城猶自覺得不解氣,冷冷地徵信瞪著那三個人,突然笑了起來,只是笑聲中充滿了鄙夷蔑視譏諷的味道。
“看到這張桌子,我就明白了。”
“以徵信前我們在九重天喝酒,就算只有兩個人一起吃飯,甚至哪怕只是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只要條件允許,我們也會要十個人的桌子!大家每人一個座位!”
舞絕城大怒道:“為什么這張桌子周邊椅子的痕跡就只有九個?告訴我為什么?!”
“你們中少了誰?又或者說,你們摒棄了誰?”舞絕城聲音嘶啞了:“你們放棄了誰?”
三個人同一時間沉默了下來,半晌不做一語。
面沉如水。
舞絕城咻咻的喘氣聲在空中不住回蕩,突兀的飛起一腳,將那張桌子和桌上的菜肴全數踢了出去,喝道:“告訴我,你們現在甚么修為了?”
然后舞絕城“呼”的一聲坐下,怒聲喝問道:“說出來給我聽聽啊!我倒要看看,我與你們到底差了多遠!我現在是不是已經變成井底之蛙了,又或者就是一只很卑微的螻蟻!”
就在舞絕城坐下的這一刻,三個人同時站了起來。一如當年,他們在接受二哥的訓話與指導時,全無二致。
“稟二哥,我現在是,圣人中級!”君未凌站得筆直說道。
“稟二哥,我現在是,圣人中級。”西門萬里同樣站得筆直。
“我也是。”煙幻夢悶悶的聲音。
“好牛啊,居然全都是圣人二品了。”舞絕城呵呵慘笑:“我現在只有天級巔峰,跟你們相比真的差遠了,我都自慚形愧了,看來現在的我,在你們面前,真的就只是一個小螻蟻了,不如,你們干脆將這座位改成八個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