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之情,感天動地!感動天地?我呸!嘿徵信嘿,嘿嘿,嘿嘿……”舞絕城連聲冷笑。充滿了嘲諷與譏誚;但冷笑著,眼淚卻終于忍不住落了下來。
“真有此事?!”君未凌顫抖著聲音,突然暴吼一聲:“即便真有此事,你又是如何知徵信道的?!你所說的那些,都不過是一些臆測,有什么真憑實據?!”
“你居然還要向我拿證據?!你真有心哪?這么多現實擺在眼前,還要實質證據?很遺憾,我真的沒有證據,除了我之所見之外,其他的都是當代九劫劍主告訴我的!”舞絕城淡淡道:“他應該是最后一代的九劫劍主了,而這位九劫劍主就是你們剛才口中談論的那個好小子。那個殺了墨云天帝兒子的人!”
“我徵信是與他一道進入到九重天闕的;同一時間徵信上來的,還有他的兄弟!他的一干九劫兄弟!”
舞絕城聲音中充滿了羨慕:“這位九劫劍主,超越了歷代九劫劍主之極限。帶著他的兄弟們一道飛升九重天闋。當時,十幾架通天金橋同時落下,九劫劍主和他的兄弟們每人一座,同時飛升!”
“那場面,我站在另一架天橋上,癡癡地看著,心中滿是羨慕!人家兄弟一心。從無懷疑;但是我們呢……”
“二哥…你…你不要再說了……”
“不說?為什么不說,你以為我想說給你們聽嗎?我今日說這些,你以為是說給你的?你們配嗎?我只是不想老大英魂逝去。還要背負不堪的名聲……”
君未凌與煙幻夢呆呆的聽著,突然哀呼一聲,徹底失去了對身體的所有控制,號啕痛哭。痛哭流涕。兩只手捂住了臉。洶涌的淚水肆意地從指縫中漏出來。
西門萬里長長嘆息,一聲接一聲,嘆息聲中,淚水滂沱而下。
自己切齒痛恨了數萬年的那個人,居然才是對自己恩情最深的人?但自己就對著自己的大哥,自己的恩人,為自己犧牲了所有、犧牲了一切的人……恨了數萬年,罵了數萬年!
這是何等的滑稽!何等的可笑!
何等的忘恩負義!
還有。如果大哥后嗣一脈當真是斷絕在自己后人手里……
我真的還有面目活在這天地之間么?!
二哥說的對,我配么?配說這兄弟二字嗎?!
一陣沉默的抽泣之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