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此役最終生死勝敗,楚某對夢大將軍。都沒有任何怨言。”楚陽劍眉一挑,道:“不過也要提醒夢大將軍,若是純論徵信武力。我楚陽固然遠遠不如,所以,我要對抗你們,就要采取一些你們想不到的手段,又或者是武力之外的手段,我對夢大將軍您,固然欽佩有加。卻也同樣不會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那是應該的,大家了然心中。”夢無涯緩緩頷首,臉上甚至有幾分微笑。
徵信
“本為自由身。緣何身不由己,一切都只是無奈么……”楚陽喟然嘆道:“所謂人心之是非對錯,始終還是抵不過位高權重,是非由人強說。什么才是黑白?”
夢無涯半晌無言。仰臉望天,良久良久之后才低沉的說道:“本將自覺無言以對徵信,只得抱歉兩字!”
楚陽頷首,我已明白。
有這一句抱歉,更勝千言萬語,我什么都明白。
人人心中,其實都有是非黑白,但。當這個是非黑徵信白,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之后。這個是非黑白,就變得不再重要,甚至是全無意義的。
這個世上本沒有絕對的壞人,但因為一件事一件事的逼迫,最終造就了壞人。
不管是本意還是被迫,終歸演變成如此,則就是如此。
時勢造英雄的道理未嘗不是如此!
英雄壞人,或者只得一線之隔吧!
“人生就是江湖!天地就是是非!”楚陽哈哈一笑,道:“我在這里誠心接受夢將軍的抱歉!對于諸位的行為,深表理解。正如諸位不可能不動手抓我,我也不可能不反抗而束手就縛;只希望,因此而死的諸位,千萬不要耿耿于懷,與人于己都不是好事!”
“這就是人間,這就是天地。”楚陽的眼神從墨云天一眾軍官臉上一一掃射而過,沉聲道:“這就是江湖,江湖本就是身不由己的,問心有愧與否,本心自知,何能混淆!”
雖然墨云天眾人都是一門心思要捉拿楚陽,但此刻,在這種正對面的情況下,每個人臉上的神色,都有些復雜。
有些內疚,有些敬佩,還有些堅決。
這些盡都是銀甲兵所屬軍官的神色。
我們敬重你,不是你的修為,而是你的行止。
你做了這天下絕大多數人不敢做的事情。
但,我們還是要抓你。因為我們受命于人,立場不同。
這無疑是很矛盾且復雜的心理。
至于墨云衛的臉色,卻就只有冷硬,只有暴戾和無情。
他們是墨云天帝直屬部下,心中早已沒有了是非黑白對錯之別,唯一一念,只有王命!
他們與銀甲兵都是屬于軍隊;但卻不是軍人!軍人的鐵血與忠誠,豪邁與壯烈,在他們身上,就只剩下了死忠!
楚陽一眼就分辨出來兩者不同之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