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為定!”云中天目光一亮。這先帶人走,與后帶人的差別可是巨大的。
“駟馬難追!”楚陽用力點頭。
云中天與木長老將那四徵信枚戒指放下。干脆連空間戒指也不要了,一起送給了楚陽。反正對他們這種人來說。空間戒指雖然珍貴,卻也不是什么特別稀罕的東西。
楚陽本著來者不拒,能沾一點便宜算一點的原則,徵信統統笑納了。
“下一個!”楚陽扯著脖子喊。
“下一個!徵信”門口管事扯著嗓子叫。
如果說楚陽今天發了巨財,他則是發了大財,之前來回傳話,兩袖金風,甚至剛才云中天與天劍盟長老進入的時候,還隨手給了他一塊紫晶魂玉,當真是大發其財,如果不是還有墨云天殺劫隨身,就憑今天的收獲,富甲徵信一方綽綽有余!
第二個到來的,正是地獄門之人,之前曾有介紹,九重天闕排名第二的門派。
與云中天的天劍盟同在中極天,而進來的黑衣青年,也是地獄門這一次的種子選手,第一天才!
迎頭遇見云中天走出去,黑衣青年的眼中爆射出一股強烈的光芒:“云兄,想必是滿載而歸了?”
“相信韓兄此次也不會失望的。”云中天笑了笑,揚長而去。
黑衣青年看著云中天的背影,靜靜的看了一會,才轉頭進來。陪著他一起的,還有另外兩名長老,其中一個就是之前送給管事“不染弱水”玉佩的長老,他沒有進入房間,而是和那管事攀談了起來,實則卻是以自身修為徹底隔絕外界的一切聲息。
陪黑衣青年進入的卻是一個臉色慘白,如同骷髏的一個黑衣老者,幾乎從臉上就能看到骨頭,若不是那皺巴巴的一層皮,幾乎就是一具骷髏活生生的出現在了這里。
偏偏他的身材還像竹竿那么高……
楚陽一見之下,當真是驚為天人。
“楚兄,在下韓凌云;這位是我師叔,乃是我地獄門二長老,焦長天,外邊沒進來的那位也是本門長老,孟笑然。”韓凌云微微一笑:“楚兄,說起來我們并不是第一次見面,但你以前,只怕未曾注意到我吧,所以這一次大家也算是第一次真正會面。”
楚陽哈哈笑道:“韓兄哪里話,以前是我怠慢了。快快請坐,恩,這位……焦長老您也請坐。蝸居實在簡陋得很,若有什么怠慢之處,還請兩位千萬不要怪罪。”
“哪里哪里。”焦長老只有一層皮的臉上居然露出來一個笑容;只是這個笑容若是被膽小一點的人看到,絕對可能當場嚇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