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我遇到了法尊,才知道……,法尊原來就是在我們之后的另一代九劫眾人、九徵信劫智囊……第五惆悵!他也是如我一般的另一個幸存者!”舞絕城緩緩道:“……于是,我就開始了……”
“到后來,我終于正面相對上一位九劫劍主,是他,為我解開了心徵信中所有怨恨與謎團!”
舞絕城狠狠地咬住了自己嘴唇,痛苦的說道:“……原來我們都錯了,錯的離譜,錯得無可救藥……”
“當年的事情……”舞絕城一邊訴說,一邊流淚。
“我們的老大……就是這樣的……沒有了……”
舞絕城眼中淚水盈盈,喃喃道:“腳踏蒼穹上,劍指白云東,誰敢傷害我的兄弟?”
徵信 傾聽者這一切的君未凌三人呆若木雞。
一直到聽到那一句:“……以身通開輪回通道,打開域外之門,骨為壁,肉鋪路,血化風引,魂做青霄;送我兄弟,域外戰天魔;育我兄弟,重塑肉身,成不死之金徵信身;成全我兄弟,-叱咤域外,成不朽功業;讓我兄弟,享天地同壽榮華,受至高無上榮耀!”
三人突然同時的呆住了!
下一刻,三人同時站了起來!
君未凌怒吼一聲道:“二哥,你說的,可是真的?你沒騙咱們?”
說話的聲音初時極大,然而到了最后已經開始了顫抖。
這么大的事情,舞絕城不會拿來開玩笑,君末凌雖然明知如此,仍忍不住要發問,發問之余,不待舞絕城回答,心底已經有了答案……
舞絕城黯然閉上了眼睛,沉沉道:“我騙你們?……有需要嗎?這個還用騙么?”
瞬時,三人呆若木雞,彷如木雕泥塑一般!
“如果不是事實如是,不容抹殺,我也不想相信的,我的心在印證這件事之前,又與你們何異呢……”舞絕城痛苦的說道:“可惜,這就是事實!這就是現實!而我,有責任將這個事實,告訴你們!我們大家的錯誤認知已經持續了太久太久,我們對不起老大的,太多太多……”
三人呆呆的站著,良久良久,沒人有絲毫動靜。
唯有那一張張臉,都變得煞白煞白的……
不動如山的雄壯身軀此際也輕微的顫抖起來。
“其實又何止是咱們老大,事實上,在咱們之前的歷代九劫劍主,莫不如是;若是九劫劍主當真出賣了一干兄弟,只為成全他自己,他們,按照當時的修為,活個幾萬年決計不是什么難事,但,我們為何一個也沒有看到呢?”
“一個兩個還可以說是出了意外,相信你們也知道,這將近十萬年的歲月中,歷代九劫劍主莫不如是,其實事情的真意早就擺在我們眼前了,可是,無論是你們,還是我,始終視而不見,從無覺察!”
“就只是因為,每個人都把自己看得太重,當遭遇背叛傷害的時候,第一時間便去怨懟,去憤怒,卻從來不會想一想原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