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劍王!劍中之王!劍王傳承,盡在其中。”
楚陽心神震動。劍王傳承,對自己,對顧獨行,羅克敵,紀墨、傲邪云等人都是有用的徵信
隨即一如之前,收取了劍王傳承,楚陽再次往前。
接下來,乃是毒王,毒王傳承。
然后是槍王!
徵信后的,則是藥王。
“毒王傳承,適合樂兒,還有舞絕城,都是適合人選,至于這槍王傳承,唯獨這個貌似沒有適當人選,留待有緣吧。”楚陽一邊收取,一邊尋思。
到了藥王傳承的時候,楚陽終于正視起來。
紫霄天帝,就是憑著這個,最終成就了一代天帝。按照目徵信前的情形來看,紫霄天帝當年就算是最鼎盛的時期,只怕也沒有達到藥王的地步。
楚陽心中感慨萬分,這當真是時也命也運也。
若是紫霄天帝紫豪當初不是受封紫霄天,而是其他的天地,只需要給他足夠時間,恐怕以他一片天地的力量,就可以抗衡天魔徵信,甚至是屠戮天魔!
只可惜,他受封的就是那首當其沖的紫霄天。
但楚陽轉念一想:以紫霄天帝的脾氣,就算給他選擇機會,他也未必就會選擇其他天地吧?他的唯一選擇,也只會是最接近敵人的紫霄天!
若不是,那他也就不是紫霄天帝了!
面對先人遺跡,楚陽嗟嘆萬千。
“劍靈,我想紫霄天帝的藥靈,很大機會就是在這里得到的。”楚陽終于明白了什么:“而先前那股未知卻熟悉的氣息,應該就是紫豪藥靈所遺留下來的氣息。”
劍靈也頓時醒悟:“不錯,大有可能!”
“我想那藥靈的本體,很可能就在這里。而藥靈化身當年隨著紫霄天帝一起煙消云滅之后,這里的藥靈本體,也即時化為飛灰,但它本體之內蘊藏的藥力,卻是不曾消散的。這也就造成了這里的奇異現象。”
楚陽緩緩推測。
“恩,應該就是如此了。”劍靈對楚陽的推測完全贊同。
“而與紫霄天帝一道赴難的幾個結拜兄弟,修煉的應該就是刀王劍王毒王等人的功法。”楚陽說道:“所以,他們兄弟幾人,才能并肩走天下,建立赫赫功勛,不入俗流。

“兄弟!大家一見如故,我請你喝酒,你務必要給我個面子!”太子爺豪爽的一揮手。徵信
“這個面子肯定是不能給的!”那怪人一瞪眼,豪爽的一揮手:“除非是我請!”
“哈哈哈好好好……”兩人哈哈大笑,接著,那個怪人大笑著走來,居然就這么一把摟住了太子爺的肩頭,一副哥倆好的樣子,而太子爺居然也沒有防備,就這么被對方摟上了,兩人勾肩搭背,一邊說得熱火朝天,徵信一邊找了個桌子坐了上去。
接著倆人就開始拍桌子,開始大呼小叫,要酒要菜。
“小二!上徵信酒!要好酒!”那怪人拍著桌子。
“伙計,上菜,要好菜!”太子爺拍著桌子。
“快些!不要磨磨蹭蹭!”怪人仰著脖子叫喚。
“敢磨蹭我拆了你們店!”太子爺兇神惡煞。
“快些!這么不懂事!”兩人一徵信起大吼。
就像兩個混混!
胡叔叔和馬叔叔同時感覺自己的眼珠子砸在了地上。
我靠!這也行!
這什么情況,怎么會是這個樣子呢?!
倆人木偶一般的走過去,看著對坐的那兩個人,正在那里都在眉飛色舞的談論著什么,兩人機械的坐了下去,徹底無語了。
在這樣的催促之下,酒店哪里敢怠慢?不多時,酒菜上齊。
只見對著面的兩個人,都是逸興橫飛,口沫四濺。推杯換盞,那股子投機勁,就甭提了。
但,說著說著,情況就改變了。
只變成了那怪人一個人在說,某太子在那里靜心聆教、洗耳恭聽。
“……于是乎。我就把那個怪物給殺了,將取出來的靈獸核,送給了她;哈哈哈。芳心暗許……然后,他哥哥不同意我們的事,我大怒,你敢干涉我和我媳婦的事,這還了得,我就……”
那怪人說的口沫橫飛,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囂張萬狀。
太子爺滿臉羨慕的看著,滿臉羨慕的聽著。
因為人家最終是追到手了啊!
就這一點。已經比自己強得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
“女人哪……”那怪人感到對方崇拜羨慕、還有幾許嫉妒妒忌的目光,更加洋洋自得:“……我老婆吧,一開始看起來那可是兇得很滴。

“元天限的兒子竟被這個什么楚陽給殺了……”妖后一直在宮中,致歉已經好些年不理世事了,這么大的一件事情竟到現在還不知徵信道。
想著想著,突然微微一笑:“這個家伙惹了元天限,可真是要倒霉了。”
正在想著怎么將元天限這件事給幫襯過去;畢竟這一次元天限許下的條件實在很優厚,而且姿態徵信還是那么的低。
不但讓妖后很心動,心中還很爽。
“來人……”這兩個字剛要喊出來,突然間面前又是一陣白徵信光閃爍,隨即就是一陣昏暗!然后一片昏暗之中,瑩瑩星光逐漸亮起。
以妖后的修為,在這一刻也幾乎是要爆粗口了!
蓋天!居然又是蓋天!
難道今天是犯了邪嗎,前后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老娘的妖皇天居然被別人蓋了兩次天!
妖后的眉宇之間,清晰的冒出來幾條黑線,顯然已徵信經動怒到了極處:真把老娘當做軟柿子了嗎?
不過,這一次又是誰?
若是還是元天限,妖后已經做好了準備:那就直接一拳轟碎投影,管你爹的什么承諾!
星光悄然一閃,一條白色影隨之一閃,一人背負雙手,從一片洪荒星空之中施施然走了出來。一身白衣如雪,儒雅文氣,卻帶著一種渾然天成的主宰天地之勢。
東皇!(未完待續。。)

最后還有三小時!!
我在等待!
我在看著!
看著這片天!
傲世戰斗的地方!
長長舒了一口氣,終于要看著這個月過去。終于要到了最后的時刻!
我想說,我無悔!我無憾!我無愧!
還有很多話,想要說;但突然寫不出來了。
或者,只有面對你們的時候,我會感覺軟弱,感覺愧疚。
月票第一,不僅僅是我風凌想要。
跟隨我一路走過來的兄弟姐妹,誰不想要啊……
但大家跟著我這個作者,卻注定得不到第一!
你們辛苦了!
時也運也,……
不管怎么樣,還有最后三小時。
讓我們再綻放一下吧。
最后三小時,傲世時間!
過了今日,傲世就永遠的告別月票榜了。

“你就是此地莊主嗎?”那女子氣勢洶洶而來,身后一條貓尾巴嗖嗖的扭來扭去,漂亮的大眼睛看著楚陽,一根手指頭直直的指著楚陽徵信鼻子:“你是不是就是那個楚陽?”
“咳咳……我我是……我不是……”楚陽眼神閃躲,心底接連泛起很非常想要逃之夭夭的念頭。
這小妞如此來勢洶洶,竟差點嚇得咱們堂堂楚御座尿了褲子。
…………
<第二更!今天徵信很悲催,寫不下字,先兩更。明天爆發。>(未完待續。。)

徵信八部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逃不了就接受【第一更!】
“這位小姐,他就是咱們的楚莊主了!咱們的一莊之主了!咱們什么事都聽他的!我們可跟貓膩膩一點手尾都沒有啊!”閃電蛇很沒有義氣的就將楚陽出賣了,大叫一聲:“小姐您要找貓徵信膩膩,你就找楚陽要人吧,咱們可是真心找不到的……”
說完,即時溜之乎也。
楚陽瞠目結舌。
大叫道:“閃電蛇!你小子好,老子記你一輩子,甭指望拿薪水了!”
但閃電蛇已經不見了,聲音遠遠傳來:“沒事兒,現在這世界,誰還靠著薪水過日子,我就怕您忘了我呢……”
說時遲那時快,那妞已經飛一般的沖上來,一把揪住楚陽的衣領子,大喝道:“好啊,原來是你把貓膩膩給藏起來了,趕緊把那小子給老娘交出來!”
“我……”楚陽滿臉冷汗:“這個……你先放手……”
“就不放手!”那妞大眼睛瞪著楚陽:“你也不是個好東西!別以為你就多清白了,哼!剛才我看到你老婆了,居然還是倆!”
楚陽只覺得黑天的冤枉砸上身來:“倆老婆咋了?”
“倆老婆不行!”那小妞大吼一聲:“貓膩膩若是敢找倆,我就切了他!娶倆老婆的男人就不是個好東西,恩,你都有倆老婆了,怎么還糾纏貓膩膩?難道你竟是萬能那啥……”
小妞語音狠厲之余,霸絕之目光更直接向下掃蕩。隱隱向某處鎖定,顯然某人一個不當,就可能發生“下邊沒有了”的事情
楚陽頓時感覺褲襠里冷颼颼的。

“他娘的拉也拉不長揉也揉不團,簡直就是蒸不熟煮不爛的滾刀肉啊……”另外一位將軍很憋悶的揮揮拳頭,一臉無徵信語:“還有這種……草,要是換成老子,遭遇這等待遇,早他么干起來了!還廢他嗎的什么話!”
“那你也就早被埋了。”藍大將軍橫了他一眼,道:“還是趕緊想想,有徵信啥辦法能讓他們跟咱們直接干起來?”
眾人皺眉,苦苦思索,半晌后,整齊搖頭,唉聲嘆氣。
“跟一個軟蛋,怎么戰啊,就算打,也沒意思不是……”一個將軍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眾人一起嘆氣。
徵信 “東皇陛下之前是有命令沒錯,但人家所做都是以不違反東皇天禁例為前提,你還要人家怎么辦?他們行事可以無理,可以無賴,咱們不行啊,至少大面上得過得去啊!”藍大將軍摸著下巴。頗為有些一籌莫徵信展。
言如山道:“要不咱們就一直拖著,反正不能讓他們把楚陽抓了去!”
藍大將軍嘆了口氣:“一直拖著不是辦法,始終得有個理由才能說得過去!你要知道,這件事往大了說,那是天帝恩怨。往小了說,也是江湖紛爭。我們硬攔著人家不讓報仇,還用那么下作的手段,那可就是我們的不是了。”
言如山道:“可是他們九太子的行為,在東皇天都是要定死罪的,還有什么臉面來復仇?”
藍大將軍嘆口氣:“兄弟,這些小王八蛋,哪一個不是無法無天……咱們東皇天最小的太子爺,你說你能治得了么?”
言如山一臉黑線,道:“那個,根本就是性質不同!”
“你說不同也行,但說相同卻又有什么不同?!”藍大將軍沉吟了一下,道:“這樣吧,派人密切監視;另外多設幾道關卡,盡量周旋拖延時間。只要他們不與官方動手,不騷擾普通百姓,只是捉拿楚陽一個人的話,那就暫時由得他們去吧。”
言如山大急,上前一步:“藍大將軍,這事兒……咱們再斟酌斟酌啊。”
…………
(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再次拖延【第三更求月票!!】
藍大將軍臉色一沉,隨即道:“如山,我也知道,楚陽是你拜弟;還莫名的遭了這件事,縱然人還未亡,家卻已經敗了,說心里話,我也是真心想幫他的!要不然,我也不會放著這么多將官不用,而單單讓你前去。

“什么都沒有吧?”言如山一頂大帽子就徵信扣了下來:“那你們是來犯邊的?還是來侵略的?看你們的軍容如此鼎盛,我是否可以理解成為,你們墨云天意欲對我們東皇天宣戰呢?”
夢無涯越聽越不對味。
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句句話都帶刺,話里話外都是挑撥,簡直就好像是在故意造成兩邊的開戰啊?
而且越說越不像話,什么就軍容鼎盛了,徵信你說這話簡直就是屁話,我們這邊一共就一萬多人,這能叫軍容鼎盛,就這點人敢來犯邊?敢來侵略你們好幾億大軍的東皇天?徵信
“敢問這位將軍尊姓大名?”夢無涯揮揮手,止住了即將爆發的手下,肅容問道。
言如山冷冷道:“我不過就是一個小人物,那有什么尊姓大名,我的目的就只想問問你們,若是你們執意想要犯邊開戰,我們東皇天上徵信下一心,決計不會怕了你們墨云天的!”
言大將乃是楚陽義兄,夢無涯這些人乃是來捉拿楚陽的。
而且起因還是對方的不是。
對于這一切,言如山早已經氣破了肚皮。
此刻出來,豈能給他們好臉色看?心里更是巴不得直接沖突起來,將這些人全部滅在這里。
而藍大將軍之所以不派別人,只派了言如山,其用意也是如此,因為言如山無疑是所有人中,最希望兩邊開戰的人,而言如山所想,多半也是藍大將軍心中所想。
就是要把水攪渾!
墨云天的人擅自來到東皇天,老子豈能讓你們好過?
………
(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五十七章 統統進入!【第一更!】
“老夫從來都沒有說過,此行的目的是要與東皇天開戰!”夢無涯耐住性子,開口解說。
對方就分明想要開戰。
開戰做什么?為什么開戰?這一點暫時不得而知。
但夢大將軍只清楚一點:一旦開戰,自己帶來的所有人,連同自己,都會死在這里!而且還要死得全無尊嚴、全無價值!
若是真的戰爭死了也就死了,這本就是軍人的宿命,但要是為了一個搶人媳婦的惡棍報仇還把自己賠了進去,夢大將軍相信,不僅自己和銀甲兵會死不瞑目,連那些個墨云衛也是會死不瞑目的!
忠于皇室是一回事,但憋屈屈辱而死卻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對方越是要開戰,自己就越不與之戰,這不是膽小怕事,而是戰略,更是為將者的智慧。

“二哥!請酒!”煙幻夢與西門萬里同時舉杯。
“英雄血?久仰這酒的大名了!嘿嘿……”舞絕城冷笑起來,冷笑道:“只是……你們幾個也算得是英雄嗎?也配飲這英雄血嗎徵信?”
這句突如其來的話,便如是一團寒冰,扔進了烈火之中。
一時間,房間內再度沉寂了下來,死一般的寂然。
但舞絕徵信城似乎依然覺得不過癮。突然站了起來,一手舉起自己手中的杯子。狠狠摔在地下,喝道:“為什么不說話,告訴我,你們算什么英雄?”
“你們自問,你們有資格喝這英雄血嗎?!回答我啊!”
三個人同時怔住!
舞絕城猶自覺得不解氣,冷冷地徵信瞪著那三個人,突然笑了起來,只是笑聲中充滿了鄙夷蔑視譏諷的味道。
“看到這張桌子,我就明白了。”
“以徵信前我們在九重天喝酒,就算只有兩個人一起吃飯,甚至哪怕只是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只要條件允許,我們也會要十個人的桌子!大家每人一個座位!”
舞絕城大怒道:“為什么這張桌子周邊椅子的痕跡就只有九個?告訴我為什么?!”
“你們中少了誰?又或者說,你們摒棄了誰?”舞絕城聲音嘶啞了:“你們放棄了誰?”
三個人同一時間沉默了下來,半晌不做一語。
面沉如水。
舞絕城咻咻的喘氣聲在空中不住回蕩,突兀的飛起一腳,將那張桌子和桌上的菜肴全數踢了出去,喝道:“告訴我,你們現在甚么修為了?”
然后舞絕城“呼”的一聲坐下,怒聲喝問道:“說出來給我聽聽啊!我倒要看看,我與你們到底差了多遠!我現在是不是已經變成井底之蛙了,又或者就是一只很卑微的螻蟻!”
就在舞絕城坐下的這一刻,三個人同時站了起來。一如當年,他們在接受二哥的訓話與指導時,全無二致。
“稟二哥,我現在是,圣人中級!”君未凌站得筆直說道。
“稟二哥,我現在是,圣人中級。”西門萬里同樣站得筆直。
“我也是。”煙幻夢悶悶的聲音。
“好牛啊,居然全都是圣人二品了。”舞絕城呵呵慘笑:“我現在只有天級巔峰,跟你們相比真的差遠了,我都自慚形愧了,看來現在的我,在你們面前,真的就只是一個小螻蟻了,不如,你們干脆將這座位改成八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