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說八道!”白衣人大怒道:“我費了這么大的力氣

”楚陽的身體已經有些發脹了起來,臉紅脖子粗,呼呼喘氣:“你這純屬放屁……你試試?按你這么說,你現在的身體也應該讓你承受同時突破五個階位的力量,你自己來突破看看?站著說話不腰徵信疼……”

白衣人幽幽道:“我倒是想啊……可是這天下,哪里有足夠我一次xìng吸收五個階徵信位的靈氣啊……”

說著,他竟然有些惆悵,嘆了一口氣。

楚陽怒道:“你別嘆氣了!我快爆了!你這坑人的……趕緊想辦法啊……我靠,你不能把我坑成這樣就不管了吧,我告訴你,那道境的力量,我一爆可就沒有了!”

九劫空間中,劍靈急得跳腳:“小爺,您還威脅他……說兩句軟話會死啊……”

徵信然看不到白衣人的表情,但楚陽也感覺到,對方似乎是皺了皺眉,才納悶的問道:“難道這種情況,你們就沒辦法解決?這是多么好的機會?徵信!”

楚陽心急如焚,根本沒有注意到,白衣人說話的時候,說的是‘你們’而不是‘你’,大怒道:“現在這種情況,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與你硬碰一次,然后將這股力量發泄出來,恢復原本的修為,雖然受嚴重內傷,卻根本不至致命。那是唯一的辦法!”

“胡說八道!”白衣人大怒道:“我費了這么大的力氣,將你的所有潛力都挖掘出來,將你的隱藏yào力都挖出來,然后用大神通隱匿天地,讓你無處發泄,給你創造這么一個罕世難逢的大機緣出來,你居然想就這么發泄掉?làng費掉?!”

“罕世難逢的大機緣?”楚陽捧著即將鼓破的腦袋,呻yín道:“是爆炸的機緣么?”

就在這時,白衣人飄渺虛幻一般的從站在前方虛空中一下子飄近楚陽身前,淡淡的、有些不耐的道:“將戰意壓制氣血,丹田吞吐一次,難道不可以?”

楚陽強忍著經脈鼓脹yù裂的感覺,咬牙道:“戰意升騰時,自然而然的氣血如沸;如何用升騰的戰意反而去壓制氣血?至于丹田吞吐……更不必說了。丹田一吞一吐,渾身經脈逆轉,在這等要命時刻,更加是連一點希望都沒有……再說,就算丹田吞吐之后,經脈逆轉成功,承受這樣巨大的力量,丹田也會爆裂的……”

對于自己在如此難受的時刻,居然還有心緒與白衣人在探討這等重要的武學問題,楚劍主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