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倩倩將‘放心辭世’這四個字說的口氣很重,似乎在暗示什么,或者應該說,她自己也在懷疑什么

行銷

楚陽與紫邪情都是不由自主的豎起了耳朵。

知道烏倩倩今日所說的,可能就是兩人根本不了解也未接觸過的那些秘辛了。

“為什么?”楚陽問道:“縱然道不同,但萬年交情,豈能就此一筆抹殺?”

烏倩倩解釋道:“是這樣的……執法者這個組織,乃是當初創建九行銷重天的人傳下來的組織;而執法者的使命,就是保證九重天的安寧穩定,懲惡揚善,維護天下!而且,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執法者在一般情況下,只能中立;但若是九劫劍主在與九大世家的斗爭之中落了下風,執法者就必須幫助九劫行銷劍主!”

“反之,九劫劍主若是占了上風,執法者就可以按兵不動,坐觀九大家族滅亡就可以。”

“九萬年來,前八任九劫劍主出現的時候,執法者都是嚴格的遵守行銷了這一規定,每每在九劫劍主身陷窘境的時候加以援助。”

烏倩倩目光中,有些復雜。

“原來如此。”楚陽恍然大悟。

“現任的這位法尊,據傳便是一萬三千年前執法者的刑堂總執法大人!”烏倩倩道:“當初上一任法尊大限到來,將法尊之位傳給這位法尊大人,就放心辭世。”

烏倩倩將‘放心辭世’這四個字說的口氣很重,似乎在暗示什么,或者應該說,她自己也在懷疑什么。

“放心辭世……放心辭世……”楚陽慢慢地咀嚼著‘放心辭世’這四個字,越來越是覺得回味無窮。

劍眉一軒,道:“這么說……這位法尊大人起碼在當初接任法尊的時候,是堅決的擁護九劫劍主的!只是后來,才有了其他的變化?”

烏倩倩點頭,道:“法尊大人上任之后,比前幾任法尊能力更強,威望更高;所以我師父,也心甘情愿的輔佐與他。”

“但就在前段時間,九劫劍主出世的消息,法尊卻做出了一個與九劫劍主為敵的決定!我師父不堪忍受如此反復無常,而且,他們兩人一生的信念,也是傳承繼續執法者的責任;我師父認為,法尊這么做,乃是違背了執法者創立的初衷;堅決不肯認同。”

“若是任由如此下去,這一屆的九劫劍主將不會有半點機會;所以我師父斷然離開了執法者,選擇了另一條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