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的前面越來越是yīn森,越來越是黑暗。已經快要接近中心地帶。

“再來!”

“好!”

…………

“郁悶死我徵信了……再來!”

“呃……好。”

…………

“咋回事?你都進去了五次了,怎么我一次也沒有?”魏無顏怒了:“再來!”

“汗。”

……

徵信 “再來!”魏無顏咬牙切齒兩眼發紅。

“大爺您就饒了我吧。”楚陽癱在地上,四腳朝天,臉sè青白,手腳顫抖:“累死我了……我不行了……”

魏無顏不依不饒:“男人不可以說不行,起來!與我再戰!”

楚陽渾身chōu搐:“男人對nv人不可以說不行,徵信可你是男人啊……實在沒興趣了……”

魏無顏仰天長嘆:“我想進入一次道境,咋就這么難呢?”

楚陽無語的道:“你都是半步至尊了,你說你壓著修為跟我打,能有什么領悟?怎么可能進入道境?徵信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魏無顏渾身一震,頓時茅塞頓開:“不錯!定是如此!”

也不僅僅是他,遠遠的地方,一個白影也是渾身一震:不錯!定是如此!

楚陽躺在地上,有些韻味無窮的說道:“只可惜,剛才那白衣人只能應付我的劍帝三品,若是我將修為提到四品,他可能就支持不住了……有點兒可惜。”

魏無顏鄙夷的道:“能進入一次道境整整一天半,你就知足吧……還想著借助人家繼續突破?你想的也忒美了一些。”

楚陽哈哈大笑。

遙遠的暗影中,那白影動了動,喃喃自語:“他能夠繼續突破……?”突然若有所思。

三人休息了好久,才離開了這一片狼藉的地方。楚陽拽出一個水囊,咕咚咕咚直接喝干了。

剛才戰斗出汗,讓楚劍主幾乎脫水……

三人又開始了一天前的行程:魏無顏一邊背著楚樂兒趕路,一邊冥思苦想。而楚陽則繼續雙目放光的搜尋靈yào;這一日,走出了五十里。

眼見的前面越來越是yīn森,越來越是黑暗。已經快要接近中心地帶。

“小賊!還我的朱果樹來!”一道白影從天而降,一巴掌狠狠拍向楚陽。

楚陽早有準備:“來得好!”

舉劍上迎,兩人在一瞬間就是翻翻滾滾打成了一團。

這一次,白衣人的修為似乎有了大幅增進,居然隱隱到了君級兩三品的樣子,將楚陽的三品劍帝壓的直接喘不過氣來。

楚陽將心一橫,將修為在剎那間提升一層,劍光如驚鴻shè出。

“四品劍帝!”白衣人似乎有些興奮:“你也提升了!”

楚陽哼哼冷笑:“怎么,不行么?”

“提升了又如何?你照樣還是要死在我手上!”白衣人冷笑不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