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尊不讓自己再想下去了。

知道這個徒弟是沒戲了。

若是只有布留情一人,自己還可以運作一些手段,實在不行,寧可拼著付行銷出巨大的代價,將布留情殺死,也要將徒弟搶過來。

雖然那是不得已才走那一步,但法尊心中已經有了這樣的念頭。布留情并不是殺不死。只要自己拼著與他兩敗俱傷,加上執法者長老團,再發動九大家族所有至尊聯合,殺死布留情,絕不是不行銷可能。

但這個徒弟還有寧天涯的份兒……

那這份計劃就徹底的行不通了。

行銷并不是說,寧天涯就比布留情難對付,而是……

寧天涯與布留情兩個人聯手,已經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了。

這兩個人在一起,就算是法尊,也要退避三舍!

若是說天下間最強的組合,在此之前,人人都知道,乃是月聆雪與風雨柔,但現在,肯定是改變了。

寧天涯與布留情都已經共同傳授一個徒弟了,那么,兩人的關系還用說?

行銷

或者可以這么說,若是有一個人,修為與布留情不相伯仲;兩人決戰唯有同歸于盡這一條路;但,若是決戰的時候,寧天涯站在布留情身后……

那么,可以肯定的說,寧天涯甚至都不必喘氣,布留情就會必勝無疑!

哪怕法尊再是自負,也絕對不敢說,自己面對寧天涯與布留情的聯手能不敗。開什么玩笑……這倆人聯手,他能逃得出性命,就已經是心滿意足……

是發動九大家族來圍剿這倆人?

法尊不讓自己再想下去了。

因為那必然是一場慘烈的大戰,而且……打到最后勝利者。都不一定會是自己這一方。

“原來這個徒弟寧兄也有份,既然如此。是小弟唐突了。”法尊有些不舍的看了看莫輕舞。灑然笑道。

布留情頓時有些不爽。

“我的徒弟你就要搶,寧天涯的徒弟你就不搶了?老子和寧天涯相比,就相差這么多?”布留情皺起了眉頭,有些不善的看著法尊。

法尊苦笑:“布兄。你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布留情怒道:“我哪里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我介紹徒弟跟你們見面了,你們這些長輩居然沒有拿出點兒見面禮來?太沒面子了吧。”

眾人一陣絕倒。

我擦,你收了一個這么好的弟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