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知道這不是什么好話。

上山而去。一天之后,石碑上的字體,變成了紅sè,亙古不變sè!”

傲天行指著左右兩條路,包括眾人剛剛走過的那一條路,道:“這兩條路,恐怕就是整行銷個中三天最平整的兩條路。數萬年了。沒有半點變化,硬度堪比星辰鐵!”

眾人一路走來心事重重,倒是沒有注意,此刻一看,這路面果然是平滑之極。連一點點的起伏疙瘩坑dòng也沒有,比大姑娘的臉還要光滑。

隊伍之中。一位高手行銷有些不信,chōu出長劍,劍尖往下,狠狠一劍刺了下去行銷。咔嚓一聲,長劍從中變成兩截,但地面上竟然沒有半點痕跡,連一個小小的白點也欠奉!

這么硬?眾人都是倒chōu一口涼氣。

兩位至尊數萬年前一戰,所造成的氣勢余b行銷ō將大地壓實,竟然到現在,還有如此威力!

眾人心中充滿了敬仰尊敬,便在此時,只聽見兩個人嘰嘰咕咕的笑了起來。

轉頭一看,只見紀墨擠眉nòng眼的說道:“小狼,什么時候咱倆也在這里切磋一番,留下一個新的神話。”

羅克敵贊同道:“不錯,不能讓前人專美于前;到時候,我一tǐng腰,你以鞠躬的姿勢背對著我,然后往后倒撞,然后轟的一聲……又出現一條路……”

紀墨大怒,張牙舞爪的撲過去:“我打死你這個沒大沒小的……”兩人頓時乒乒乓乓打成一團。

兩人幾句話之間,就將先前的凝重氣氛打得煙消云散。

眾人都是哭笑不得,帶著怪異的眼神看著這兩個貨,都是無奈的嘆息一聲:這倆hún蛋,什么時候能夠正經一會?

呼延傲bō和謝丹鳳想了半天還是沒反應過來什么意思,但見到周圍男人一個個面容猥瑣,吭哧吭哧的笑的別有深意,就連幾位君級高手也是臉sè古怪,聳著肩膀笑得甚是yíndàng……

頓時知道這不是什么好話。

呼延傲bō一怒,伸手就將紀墨拎了起來,紀二爺四肢頓時懸空,被未婚妻打孩一般在屁股上狠狠拍了幾下,慘叫連連……

便在此時,對面轟隆隆的聲音響起,顯然是有大隊人馬正從對面而來。

“恐怕是他們來了。”莫天機眉頭一皺。

眾人臉上都lù出警惕的神sè,靜靜地站著不動,看著對面的方向。

這時不能動,隔得太近,若是對方不懷好意,從屁股后面動刀,恐怕立即就要吃大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