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么一想,莫天機竟然陷入了一種短暫的míméng悵惘

顧獨行雙目冷銳,劍心不動,默默地想道:“這一切,與我全無關系,我的使命行銷,就是用手中劍,dàng平橫在我們眼前的敵人,直上九重天闕!”

他的心智在兄弟們之中最為堅定,竟然絲毫不為所動。剎那間,與其他人站在一起,雖然一動行銷沒動,卻也如是孤立了出來一般,劍氣竟然遏制不住的沖出體外,在空中孤傲盤旋。與此同時,一種恢弘的漠然,也頓時出現。

孤獨劍,忘情心!

董無傷手掌一緊,憑空竟然多了幾分握刀的感覺。剎那間,似乎那站在那里揮刀的劊子手,就是自己,心中默默道:“無情!傲家人刀出無情,縱然是親兄弟,只要為敵,卻也就如此無情斬殺,顯然是行銷無情之至!與我的刀出無情天,倒是頗為有些相像。”

“但既然如此斷然行銷無情,傲天行卻為何淚流兩行?可見在這無情之中,還是有情!不得不為,還是要為:不得不殺,還是要殺!但與純瓣的無情殺戮,卻有不同。”

“這是有情的境界!”

“刀需有情?”

董無傷默默的想著,似乎心中微微有所觸動。

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董無傷開始有了脫離無情刀道的傾向,開始慢慢的探索有情刀。或者連逼迫著董無傷前來觀看的莫天機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逼迫,竟然成了董無傷的真正起點!造就了一位蓋古凌今、空前絕后的刀道大宗師。

天道之刀!

面對這一場誅心的殺戮,眾兄弟各有所悟,也是從現在開始,逐漸的將眾人xìng格之中的不同之處,慢慢的清晰地體現出來。

形成一條條不同形式卻同樣多姿多彩的人生路!

莫天機卻是淡然灑脫,看著刀落血紛飛,心中卻是沒來由的又開始胡思亂想:“若是有一天,這些兄弟中有人與我和楚陽走到了對立面上,我是否能如眼前的傲天行一般?或者如以前對付莫天云一般?”

這么一想,莫天機竟然陷入了一種短暫的míméng悵惘。

直到楚陽重重的一拍他的肩膀莫天機才突然從夢中驚醒一般,打了一個哆嗦,渾身突然沁出了一身冷汗。

化剛才,險些就讓自己陷入了一種無情權謀之中正在挖空心思的想著將來的虛無飄渺的背叛和爭執,正是想的狠毒的時候,被楚陽一掌拍醒。

“怎么了?”見莫天機一頭的冷汗涔涔,楚陽不由關切問道。

董無傷顧獨行紀墨等人也同時關心的看了過來。

一雙雙關切的眼睛,溫煦的眼眸,讓莫天機心中的冷意如同輕飄飄的雪huā融化在暖陽之中,一顆心漸漸安定,不由心道:“我的心機智謀與楚陽不相伯仲就算細微之處絕對超過,但決勝千里遠遠不及,但我的毛病就是想得太多所以反而不如楚陽他們安樂快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