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念起,謝丹瓊似乎心中若有所悟

死了,反而是一種解脫。”

“解脫呵呵呵”傲邪云慘笑一聲。

“是的,解脫。他們的兒子死了,他們自己又是絕無行銷希望,辛辛苦苦數十年的經營,變得全無意義,你若是fù人之仁留下他們的生命,讓他們在余生之中活死人一樣活著,對他們才是最殘忍的折磨。

行銷此一刀兩斷,對他們來說,是好事。”

“雖然這對于活著的你們來說未免殘酷,但不管是殘酷還是如何,你都必須背負。”楚陽寬慰的一笑,道:“幸虧,人類有一種最大的本事,或者是天賦,那就是遺忘!”

“不論什么事都可以遺忘掉的。”楚陽淡然一笑。

心中卻是深深一嘆:“自己是這行銷樣寬慰傲邪云的,但人真的什么事情都能遺忘么?那我為何有太多的忘不了”

“遺忘”傲邪云重復著這兩個字,緩緩地道:“的確是人類的最大本事!”

一邊,眾兄弟卻是各自若有所思。

這一場殺戮,不同于其他。親眼看到手足行銷相殘,與一般的仇人死在面前,那是決然不一樣的感受,帶給人心的震dàng與感觸,俱是極為強烈!

尤其是作為中三天第一家族的傲氏家族,來執行這一場無奈心痛到極點的清洗,更加讓人心神震動。

謝丹瓊心中想道:“人生在世,或者也正如這頸腔之中噴出的血huā,燦爛而殘忍,一瞬即逝,卻是一條生命而我的瓊huā,或者正是如此,以最美的huā朵,開出死亡的芬芳,帶走人世間最后的春戀瓊huā開,不是為了讓人觀賞,乃是無情而開,不管看到瓊huā的是誰,只要瓊huā乃是為他而開,便必死無疑!如此,才是瓊huā。”

這一念起,謝丹瓊似乎心中若有所悟,似乎感覺手心癢了一下,竟然有壓抑不住的要將瓊huā出手的那種感覺。

羅克敵心道:“這等殘酷,無論如何,我這一生都要避免。”想著,看了看哥哥羅克武的方向,更堅定了心中要脫離家族,保全親情的決定。

紀墨心中暗想:“這種事,在我身上永遠都不會發生,也不必憂慮。”如此一想,頓時沒心沒肺,海闊天空,只覺得自己心中無比的豁達。

芮不通卻是心中凝了一下,莫名的感到自己的心跳急促了幾分,似乎這鮮血對他有強烈的刺jī,心中納悶:“為何我自從在極北荒原晉級之后,對鮮血變得感興趣了起來?”

同時感到血脈之中,一陣灼熱,似乎有什么東西要燃燒,但卻終于沒有燃燒起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