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當場咽了氣,也有把握讓楚陽起死回生!

“不突破,你就死在這里吧!”白衣人冷冷一喝,騰身而起。

就像是垂天之云,突然傾瀉下來!

徵信

所到之處,唯有毀滅!

這一次的壓力,十倍于之前一戰!若是說剛才那一戰,白衣人動用了君級三品的力量,現在這一次的攻擊,絕對到了君級九品,甚至,猶有過之!

楚陽大驚失sè!

楚劍主絕對想不到,這位仁兄分明是有求于自己,居然徵信還這樣的反復無常!前一刻還是風平làng靜,下一刻就是天崩地裂!變化之突兀,讓楚陽根本措手不及!

這甚至從某一種程度上直接打破了楚劍主對人xìng的認知!

這一次下手,絕對的沒有半點留手!徵信無論是殺機、氣機、jīng神、意識、氣勢……所有的一切都充滿了堅定的殺氣!

正如這個白衣人所說:你要撐過我這一招,必須要突破!

而且要臨時突破,若不突破,你就死!

楚陽厲嘯一聲,全徵信身的修為全部運起,但依然抵擋不住,白衣人天崩地裂一般的攻勢,即將臨身!

就在這一刻,九劫空間內,劍靈也是憤聲一吼,拋卻了所有的顧忌,兩只手剎那間在九劫空間內舞成了一團虛影,咻咻有聲,在一瞬間之內,用盡自己的最大能力,將自己在這一刻能夠調動的所有的yào力在這一刻全部轉換成jīng純靈力,毫無保留的灌入楚陽的經脈之中。

他甚至都不去考慮楚陽能不能接受得了。

但現在只有如此,若不如此,楚陽在這一招之下就會變成齏粉!

這樣好歹還有點兒希望撐過對方的攻擊,雖然撐過之后一定重傷,但只要白衣人不追擊,劍靈就有把握再將楚陽救回來。

哪怕是當場咽了氣,也有把握讓楚陽起死回生!

但,就在楚陽街里的調動全身修為,調動起來自己所有潛力,劍靈也在同一時刻將所有yào力轉化成靈力瘋狂灌進去的這一剎那……

白衣人突然哈哈一笑,飄身后退:“小兄弟不要緊張,我跟你開玩笑的。”

“草!”楚陽頓時瘋狂崩潰到了極點的用所有的力量驚天霹靂一般怒罵了一句,先噴薄的罵了第一個字,然后才怒氣填膺悲憤無限咬牙切齒的罵出來后三個字:“……你大爺!”

楚陽的臉瞬間扭曲了。這一刻,已經不僅僅是罵娘的問題,若是這白衣人的祖宗十八輩此刻就在楚陽面前,楚劍主絕對會瘋狂的不顧一切的將這家伙的十八輩祖宗不管男nv一律草翻!

太坑人了!

楚陽不能不崩潰。

廣告

烏倩倩將‘放心辭世’這四個字說的口氣很重,似乎在暗示什么,或者應該說,她自己也在懷疑什么

行銷

楚陽與紫邪情都是不由自主的豎起了耳朵。

知道烏倩倩今日所說的,可能就是兩人根本不了解也未接觸過的那些秘辛了。

“為什么?”楚陽問道:“縱然道不同,但萬年交情,豈能就此一筆抹殺?”

烏倩倩解釋道:“是這樣的……執法者這個組織,乃是當初創建九行銷重天的人傳下來的組織;而執法者的使命,就是保證九重天的安寧穩定,懲惡揚善,維護天下!而且,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執法者在一般情況下,只能中立;但若是九劫劍主在與九大世家的斗爭之中落了下風,執法者就必須幫助九劫行銷劍主!”

“反之,九劫劍主若是占了上風,執法者就可以按兵不動,坐觀九大家族滅亡就可以。”

“九萬年來,前八任九劫劍主出現的時候,執法者都是嚴格的遵守行銷了這一規定,每每在九劫劍主身陷窘境的時候加以援助。”

烏倩倩目光中,有些復雜。

“原來如此。”楚陽恍然大悟。

“現任的這位法尊,據傳便是一萬三千年前執法者的刑堂總執法大人!”烏倩倩道:“當初上一任法尊大限到來,將法尊之位傳給這位法尊大人,就放心辭世。”

烏倩倩將‘放心辭世’這四個字說的口氣很重,似乎在暗示什么,或者應該說,她自己也在懷疑什么。

“放心辭世……放心辭世……”楚陽慢慢地咀嚼著‘放心辭世’這四個字,越來越是覺得回味無窮。

劍眉一軒,道:“這么說……這位法尊大人起碼在當初接任法尊的時候,是堅決的擁護九劫劍主的!只是后來,才有了其他的變化?”

烏倩倩點頭,道:“法尊大人上任之后,比前幾任法尊能力更強,威望更高;所以我師父,也心甘情愿的輔佐與他。”

“但就在前段時間,九劫劍主出世的消息,法尊卻做出了一個與九劫劍主為敵的決定!我師父不堪忍受如此反復無常,而且,他們兩人一生的信念,也是傳承繼續執法者的責任;我師父認為,法尊這么做,乃是違背了執法者創立的初衷;堅決不肯認同。”

“若是任由如此下去,這一屆的九劫劍主將不會有半點機會;所以我師父斷然離開了執法者,選擇了另一條路。

法尊被他這一段話說的哭笑不得,連連搖頭

台北當舖尊臉色微微的變了變,眼光閃了閃,道:“布兄……本座原來在布兄這里,還有面子呀哈哈?”

布留情冷哼一聲,真的想說一句:你有個鳥上的面子!

但想到徒弟還在跟前,要維持一下為人台北當舖師表的形象,不得不暫時就給他一點點面子吧……于是皮笑肉不動的道:“那是!那是!”

法尊哈哈大笑,狀極欣悅,道:“夢遲,給布至尊陪個禮,這事兒就算了吧。哈哈,若是布至尊還不依不饒的,本座就天天找他喝茶去。”

法尊這句話,矜持中帶著威嚴,威嚴中卻又帶著與布留情刻意的親近,既不損了自身威嚴,又高抬了布留情一頭,然后卻又刻意的拉近了關系。

可說台北當舖得體之極。

陳夢遲這才松了一口氣,道:“多謝布至尊寬宏大量,多謝法尊大人!”

布留情哼了一聲,根本不理他。

他本就是狂傲不近人情而出名,台北當舖當年一人一劍,橫行天下多少年;如今,與寧天涯同一個徒弟,可說是穿了一條褲子一般,那里還顧忌什么。

法尊這才微笑著看向莫輕舞,贊道:“好可愛的小姑娘,布兄,你的徒兒?”

布留情哼了一聲,臉上總算是有了一份柔和,卻是陰陽怪氣皮里陽秋的道:“小舞,知道眼前這個一頭好頭發的人是誰吧?為師為你介紹介紹,免得你以后行走江湖出言不遜得罪了人,被人家找上門來……嗯,這位就是當今世界的法尊,你師父我都惹不起滴人物,人家一句話我就得乖乖照辦滴人物,上前去行個禮,叫聲師叔吧。”

他頓了頓,又陰陽怪氣的加了一句道:“以后若是見到他,千萬別罵他傻逼,這個人,咱惹不起。”

法尊被他這一段話說的哭笑不得,連連搖頭:“布兄你,你呀你呀……你這是要活活的把我一張臉撕下來呀……”

一邊的陳夢遲更是渾身又出了一身汗。

其他的九大家族人們紛紛盯著莫輕舞,將這張年幼的卻又是天上仙子一般的臉龐牢牢地記了下來。

布留情的徒弟!

看布留情這樣子,分明已經將這徒弟捧在了心肝尖兒上;寵的不能再寵了;若是自己家族之中有誰不開眼得罪了這位小姑奶奶……嗯,眼前的陳夢遲,就是前車之鑒啊!

而且再來一次,絕對比陳夢遲要慘得多了!

“呵呵,果然是仙露明珠,瑤池仙草一般的小姑娘,長得真是令人喜愛……呃?”法尊打量著莫輕舞,沒口子的稱贊著,突然猛地打住,便如噎了一下一般。

白衣人頷首微笑:“好,好,好,實在是太好了。

因為,自從自己剛開始進入黑血叢林的那兩次戰斗之后,自己再也沒有出手;那一晚上乃是魏無顏在出手徵信

而且,原因必然出在自己身上。要不然,他會找魏無顏戰斗而不會找自己。既然出在自己身上,所以,就必然是自己那兩次戰斗的原因。

徵信 這兩次戰斗唯一的異常就是:自己都是輕松容易的進入了‘道境’!

自己身上能夠吸引這樣的強者,讓這樣的強者在無形中做出讓步,讓自己暢通無阻過去的……也唯有這一點了!

而且,也正因為這一點,這個白衣人才徵信三番五次的找自己戰斗,每次都是拿捏得很準。讓自己竭盡全力,卻始終處在下風……

楚陽十萬分的確定:他這樣做,就是為了道境!

所以楚陽才會一臉傲然地說出:哥們曾經連續突破四五品。這樣的話。

這并非狂妄,也并非得意忘形吐真言,而是楚陽在進一步的提高自己的籌碼,唯有將自己的高度提升到一定的位置,才能與對方平等徵信相談。

否則,你就算是再天才,你手上沒有更高的籌碼,人家也是想殺就殺,想bī迫就bī迫!

果然,在楚陽說完了這句話之后,白衣人似乎輕輕笑了笑,道:“你之前真的曾經一個時辰突破五品階位?”

楚陽昂然道:“那是當然!當著你這樣的行家,難道我還騙你不成。”

白衣人頷首微笑:“好,好,好,實在是太好了。”

氣氛頓時一片祥和,楚陽也稍稍放心。面對這樣的強者,還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實在是步步都要小心,每句話都要字斟字酌,艱苦的很啊。

下一刻,白衣人說道:“一次xìng突破五個階位是什么感覺呢?”

“爽!”楚陽不假思索的說道,臉上lù出回味的笑容。想起自己當初每一次突破的時候,顧獨行紀墨等人震驚的樣子,笑容就變的格外溫暖和懷念。

“爽……”白衣人呵呵的笑了笑:“那你想不想再爽一次?”

“誰不想誰傻……呃?”楚陽脫口而出,話說一半突然怔住,驚道:“你想干啥?”

“我想看著你突破一次。”白衣人溫和的說道:“要不然我會以為你是在騙我。”

突然間兩手一張,頓時整個黑血叢林一片天昏地暗。

我且不揭破,先看看這妮子怎么說。

說她小了也不行,她會自動的想到‘不行銷夠成熟,沒有風韻’.

楚陽心中嘆息:男人,不易啊。真不知道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是怎么過的……“紫姐姐。”烏倩倩微微笑了笑,帶著一分隱隱的討好和低姿態,卻又恰如其分的表現出一份不卑不亢,溫婉的笑著:“咱們不跟他一般見識。”

好吧,一句‘咱們’就立即行銷將兩人關系拉進,將楚陽摒棄在了外面。

紫邪情眨了眨眼,笑道:“妹妹說的是,來,請進,我給你沏茶去。”

挽著烏倩倩的胳膊,就親親熱熱的走進房里。

行銷陽有些目瞪口呆。

真沒想到,女人交朋友原來比男人還爽快?只是第一面而已,居然就這么親熱了?

只聽烏倩倩道:“哪行銷里敢麻煩紫姐姐?姐姐告訴我放在那里,我自己來就行了。”

她眼睛一看,竟然看不透紫邪情的修為,不由心中凜然:看來這位姐姐還是個高手。

只聽紫邪情道:“妹妹天資真好,居然已經是圣級三品了。這么的年紀,居然已經有如此修為,真是匪夷所思啊。”

烏倩倩笑道:“姐姐卻是更高明,妹妹連看也看不透呢。”

兩人隔著一張桌子,親親熱熱的說話。但說來說去,卻盡是不著邊際。云山霧罩,一個笑的溫柔,一個笑的可親。

但彼此都知道,心中滿不是這么回事。

楚陽看的頭大如斗。

烏倩倩心中在想:難怪楚陽對她一往情深,念念不忘,果然是風華絕代。相比之下,我真的有些遜色……不知道此刻她心中怎么看我?

紫邪情心中想道:這個小妮子,看來就是迷上楚陽了,一看就是被迷得五迷三道的神魂顛倒……看這禮節,倒像是將我當成了楚陽的正室夫人,她這個小妾是來示弱的?

哼哼……小妮子你誤會了。

我且不揭破,先看看這妮子怎么說。

“烏姑娘芳駕光臨,定然是有要事。要不,我回避一下?”紫邪情矜持的笑了笑。

“不用不用,姐姐誤會了。”烏倩倩慌忙道:“不過是有點兒事情,拿不定主意,姐姐心思細膩,在這里正好也幫我出出主意。想想辦法。”

紫邪情道:“哦?”

楚陽也打起了精神。

“是這樣的……”烏倩倩振奮了一下精神,有些別有含義的看了看楚陽,道:“我兩位師父原本是執法者,但如今萬年之期將到,九劫劍主即將出現……所以,我兩位師父與法尊起了矛盾,雙方道不同不相為謀,分道揚鑣,如今,已經是生死大仇。

見陳夢遲還弓著身子,法尊道:“布兄

只是為了巔峰高手的面子,也台北當舖是出言無悔。非滅了陳家不可!

急忙截口道:“布兄,你看,這件事就不要禍及整個陳家了吧,只是一個人出言無狀,我親手替布兄出了氣就是!”

說著,不等布留情說話,突然左手抓出,砰地一聲,那人被他凌空抓過來,一路走一路縮小,到后來居然濃縮成一個不足台北當舖三尺的侏儒,被他抓在手里,砰地一聲就爆炸了開來,散做一陣鮮紅的煙霧,消失在天地之間。

這件事,若是陳夢遲親自處置這個人,絕對不會消下去布台北當舖留情的怒火,甚至還有可能越演越烈。

所以陳夢遲一開始就沒敢自己動手。

但法尊來處理此事,確實給了布留情天大的的面子。因為法尊根本不必出手的,他是何等身份?

如今被布留情逼得在大庭廣眾之下,親手殺死一個自己人,這份臺階,布留台北當舖情縱然再不情愿,也只好給法尊一個面子。

若是法尊如此的‘委曲求全’還不行,那么,就只有開戰了。

與整個天下的執法者!

布留情眼皮一翻,悻悻的道:“誰要你多事?你出手夠快的呀。”

法尊苦笑,知道布留情已經將此事揭了過去,道:“布兄,本座出手若是不快,布兄親自出手,本座怕是接不下來呀。”

布留情白眼一翻,道:“我有那么不講理么?”

法尊和九大世家的領頭至尊們都是苦笑起來;你有這么不講理么?可問題是你布留情什么時候講過理呀?

見陳夢遲還弓著身子,法尊道:“布兄,就讓夢遲起來吧,他也這么大歲數了,有些不好看。”

布留情嘿嘿冷笑:“可老夫也是這么大歲數了,九千年來還是第一次被人罵傻逼!”

一邊的莫輕舞地抬起頭,歪著臉糾正道:“師父,你這句話說錯了,您被人罵這個,今年應該是第九百多次了……”

布留情剎那間滿頭黑線,卻又發不得火,黑著臉道:“乖小舞,那些不算。”

眾人聽得大汗淋漓,連法尊也有些瞠目結舌的意思:誰敢在一年中罵布留情九百多句傻逼?

只聽布留情道:“既然法尊都這么說了,那您就快起來吧?這么大排場的法尊大人都為你求情了,我要是再不讓你起來,法尊大人的臉,往哪里擱呀?”

這句話說出來,陳夢遲更不敢起來了。

白衣人似乎一怔,淡淡笑道:“難道你曾經更快過?”

「域名請大家熟知」

所以白衣人的修為怎么提升,也不會讓他覺得奇怪。

但楚陽卻是實實在在的劍帝五品!就在兩個時辰之徵信前,只是劍帝五品初級!而在兩個時辰之后,就到了劍帝六品初級!

兩個時辰啊。

就這么從無到有,從起步到終點;從涓涓河徵信流到萬丈怒濤,攻破大壩!

僅有兩個時辰!

而且是戰斗中突破!

魏無顏呆呆的站著,他覺得,自己之前所學的武學道理,在這一刻被完全的顛覆。

師傅徵信說:武道沒有速成;修為要靠積累!而這一切,則需要時間。

對于這一點,魏無顏一直深信不疑,但現在才知道:武道可以速成!修為也可以速成……

看面前的楚陽,不就是一個明顯的活生生的例子么?

魏無顏再想起就在十天前,楚陽還是四品劍帝。

就更加的覺得自己的腦袋在暈眩徵信了起來,半晌之后,才發現自己呻yín出聲:“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楚陽在突破之后,戰意高昂,但白衣人卻突然間跳出戰圈,結束了戰斗,這讓他感到由衷的不過癮,似乎一口氣憋在了xiōng中,已經憋的要爆炸了,卻是死活吐不出來那種感覺。

他閉上眼睛,喘了幾口氣,將心中的這一股戰斗的沖動壓下去,才發現,自己的經脈中,元氣充盈,幾乎要將自己撐爆一般。

聽到白衣人說了那句話,楚陽就知道,今天的戰斗也就到此結束了。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好不容易將自己jī昂的戰意壓下去,平靜了一下呼吸,傲然道:“兩個時辰突破一品很快么?更快的,你還沒有見過!”

白衣人似乎一怔,淡淡笑道:“難道你曾經更快過?”

楚陽嘿嘿一笑,伸出五根手指頭,淡淡道:“本少爺曾經一個時辰突破五個階位!”他這說的可是實話,而且千真萬確。

經過這段時間的戰斗,楚陽若是再想不出這個人是誰,那他就真的成了榆木疙瘩腦袋了。若是再想不出這人的用意和目的,那他也實在應該橫劍自刎了。

這個白衣人,絕對就是魏無顏口中所說的那一位:整個黑血叢林的王者,絕對霸主!

對于自己這個猜測,楚陽無限肯定:整個黑血叢林,只有他一個能夠穿白衣!整個黑血叢林,也只有這個人能夠一句話就能讓自己等人暢通無阻!

這樣的權勢,這樣的威風,唯有這個人能做到。

至于他的目的,楚陽也猜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