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馬隊伍中,有二十來人,一個個頭上滿是汗水,臉上都是疲憊。一看就是長途跋涉而來。

從妓院里出來,也不顧驚世駭俗,徵信低著頭一路猛沖,刷刷的就出去了幾十里路。

太丟人了!

“李兄,李兄……”蔡笑成從后面一溜煙的趕上來,眨著眼:“……好了?”

李長龍臉色一黑:“……好了!”

“額,咳咳……李兄真是老當益壯,這個……”蔡笑成一翹大拇指:“老夫整晚上就聽著上面不住的在叫喚……樓下圍了好多人,都在打賭……”

徵信 “打賭?”李長龍面紅耳赤,怒道:“打什么賭?”

“大家都在賭……你還能堅持這么猛多長時間……結果大家都輸了……”蔡笑成干咳幾聲。

李長龍臉如黑炭。心中卻是鬼使神差一般,不由自主的回味起來……

“李徵信兄……這個……滋味如何?”蔡笑成嘿嘿一笑。

“這滋味……”李長龍回味的瞇著眼,突然醒悟過來,頓時大怒:“什么滋味!”當先飛掠而走……

從此之后,似乎是打破了什么禁忌一般,這位李長徵信龍皇座每到一地,就會神秘的失蹤一段時間……

蔡笑成大為納悶,跟蹤了幾次;才發現李長龍每到一地,總會易容改裝,然后急匆匆的沖進一家妓院……

居然是食髓知味了……

世間從此少了一位正人君子,多了一個淫賊!

這都是楚閻王造的孽啊……

…………

楚陽一路疾行,終于在兩天之后,正午時分,看到遠方有炊煙升起。

心中一動,踏在山頂往四處看了看,這里并沒有什么人煙啊,怎么會有炊煙升起?

順著大路往前走,看到一個車馬隊正裝載的滿滿當當的迎面而來。

車馬隊伍中,有二十來人,一個個頭上滿是汗水,臉上都是疲憊。一看就是長途跋涉而來。

楚陽心中一動,停下腳步。

見到楚陽迎面而來,車隊前方的老頭兒抹著汗水氣喘吁吁的跑了上來:“這位公子,這位公子……咳咳,可不可以請問一下,此去宋家堡還有多遠?”

“宋家堡?”楚陽哪里知道什么宋家堡,道:“很抱歉,我只是個趕路的,不知道宋家堡在哪里。”

那老頭滿臉憨厚,點頭哈腰:“沒事的,多謝公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