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夠!”楚陽沉吟良久,道:“我們顧家董家紀家羅家

”“第四,就是這一次傲氏家族的清洗,雖然是我們家族內部的事,但畢竟對各位造成了損失。尤其是對謝家……當真是預料不到會有如此大的變故。”

傲天行顯然對這行銷段時間里發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楚陽嗯了一行銷聲,沉淀了一下心情,冷銳的道:“傲家主以為,此事該如何處置?”

談到這個問題,楚陽那是絲毫不讓步的。

傲家的清洗,是為了傲邪云,這事兒是沒錯的;但不管為了誰,也不能以損害另一個兄弟的利益為代價!

行銷更何況這一路走來,九死一生,數個兄弟,每一個都芳遭遇生死危機數次,幾乎就差一點點,就能夠天人永隔!

這些事全部由傲家而起,傲天行若是只想輕輕一句話揭過去,那是絕對沒有任何可能!楚陽第一個就不愿意。

行銷家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或者說,拿出一些誠意來。

傲天行知道,楚陽說出這句話,等于是已經把事情擺到了桌面,現在已經是關鍵時刻。他更了解,也看得出來;想要擺平這件事,謝家反而不是主要,主要的是楚陽。

這家伙雖然本身并沒有什么大勢力,但他的天兵閣卻是牽連深遠。足以影響現在在場的這幾大家族共同的決定!

所以傲天行絲毫不敢小覷。

這也是他刻意的留下楚陽,讓他參與家族秘密的原因之一;你聽了我家的最高秘密,怎么著也得感到一些信任和好感吧?

哪想到一旦到了正經事上,這貨把臉一板,居然又是一副油鹽不進六親不認的表情。一張臉生死半官一樣的鐵冷無情。

傲天行也是有些郁悶。

“楚御座,你看這樣行不行。所有參與、籌劃這件事的人,我傲氏家族統一處死,以謝亡靈:謝家的家園重建,我傲氏家族,負責全部費用!并從此,與謝氏家族結成聯盟的關系,同進同退,同榮同辱。”

傲天行道。

楚陽皺了皺眉。

傲天行這個條件,已經算得上是很有誠意。兩家聯盟,恐怕也是謝家求之不得的事情,更不要說重建家園的天文數字。

“還不夠!”楚陽沉吟良久,道:“我們顧家董家紀家羅家……幾位公子遭受的襲擊,可也是來自于你們傲家的人。”

“這一點我會付出令各位公子滿意的代價。”傲天行道。

“嗯,我暫時覺得,沒有什么事了,應該是可行的。”楚陽道:“不過大戰在即,傲氏家族要站在那一邊?”

楚陽這句話問的很滑頭,也很yīn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