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他終于恢復過來,意念中的劍靈終于有時間問道:“有一件事,我實在不解

這等徵信要命的時刻,有什么要緊的事,比這里的計哉,更重要?你們兩個都走了,萬一楚閻王現在來了怎么辦?

真真是不碩大局!

心中憋悶,悶悶的一屁股坐了下來,心中更強烈的升起盡快招攬屬于自己的徵信嫡系手下力量的渴望。

楚陽流星一般飛了出去,貼著地皮,如同一道黑煙一般飛射

一口氣沖出一百多里地,天色也終于暗了下來,楚陽刷的一聲躥進密林,哇哇兩聲,壓制的鮮血終于噴了出來。

他費盡心機,出盡渾身解數,又在劍靈的幫助下,終于從黑松林逃出來,而且給徵信了敵人一個血的教訓,更成功嫁禍黑魔:但自己付出的代價卻也同樣巨大。

尤其是最后與李長龍的硬拼,更是讓他吃足了苦頭!

徵信

就只是那么短暫的對撞,已經消耗了兩顆不完整版九重丹。

一路逃到這里,竟然再次需要一顆!

這說明,短短不到一眨眼的交鋒,楚陽足足遭遇到了三次生死危機!最后時刻,李長龍若不是分出一半功力來阻止粉紅煙霧的入侵的話,恐怕楚陽就只有讓劍靈接掌身體逃命了。

但這一切,卻是值得的。

想必經過此事之后,傲浪云等人對黑廈的仇恨,就如同雨后春筍節節高了;自然,若是那位皇座直接被春毒化作膿水就更好了……”

楚陽一邊吐血,一邊忙不迭的掏出不完全版九重丹服了下去,然后一邊在心中惡意的想:若是那李長龍不知道這是什么毒,號召那些人每個人都湊上鼻子聞一聞……”那可就熱鬧了……”,

大家都挺著褲襠找妓院吧,七八十人同時扎帳篷,相信那景色定然會很壯觀……

見他終于恢復過來,意念中的劍靈終于有時間問道:“有一件事,我實在不解。以你的修為,還做不到說話聲音飄渺瞞過八品皇座的地步,你是怎么做到的?”

楚陽哼了哼,笑道:“你沒發現,我自從進入樹林,每隔一個方向,就用手在一顆大樹上輕拍了一下?基本,一百棵樹之內,就有一顆被我拍過。”

“我注意到了,但那個跟這個有什么關系?”劍靈納悶。

“我在拍的時候,用了陰勁,樹身之內,已經被我震得粉碎,成了空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