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龍臉上陣青陣白,沙啞著聲音道

整張臉龐散發著強烈的陰鷙之氣,不由暴怒:“黑魔,果然是你!你還徵信有何話說?”

那人冷哼一聲,身形落下地面。

李長龍和蔡笑成同時飛身而來。

突然,砰地一聲,在那人落下的地方騰起一陣徵信粉紅色的煙霧.蔡笑成離得較遠,急忙停住腳步:但李長龍已經沖進了粉紅的淡淡煙霧之中。

只聽煙霧之中砰砰砰連續傳出七八聲對撞的聲音,一道黑影宛若扭曲了空間一般閃了幾閃,凌空吐出一口鮮血,消失不見。

李長龍從粉紅徵信色煙霧之中長掠而出,滿臉的通紅。

蔡笑成還待要追,李長龍大喝一聲:“不要追了。”

蔡笑成愕然回頭,見李長龍的身子搖搖欲墜,吃了一驚,就要過來扶住。

“不要過來!不要碰我!”李長龍大吼一聲。

“啊?”蔡笑成怔住。

李長龍慘然一笑:“好歹毒的黑魔!好徵信下流的黑魔!我終于還是著了他的道兒!”

蔡笑成大吃一驚:“怎么了?”隨即醒悟:“那粉紅色的煙霧?”

李長龍臉上露出不知道是什么的表情,帶著一股強烈的羞憤,咬著牙道:“是媾蛟之春毒!所以我才阻止你,要是咱們兩個人都中了這種毒,那可就完了……

“啊?!”蔡笑成頓時瞠目結舌,整個人如同石化一般。

頓時明白了李長龍為何有如此表情,剎那間不由得仰天大罵,污言穢語滔滔而出,猶自不能平息心中的憤恨!

誰能想得到黑魔居然隨身帶著媾蚊春毒這樣的陰毒法門。

媾蚊之毒,無藥可解,只能借助于男女交合,將這春毒泄去;但若是三個時辰之內不能排泄,就會全身化作膿水而死!

李長龍今年也六十多歲了,而且又身為八品皇座,就算找到一個女子,又如何讓他下得去手?這可是關系到一生的清譽名節。

再說…,在這等荒山野嶺,難道還有什么絕色美女不成?充其量能夠找到一位村姑,就已經算是運氣非常不錯了。

回去傲氏家族,更是絕對不可能!

李長龍臉上陣青陣白,沙啞著聲音道:“以我的修為,最多能壓制五個時辰!五個時辰之后,就去……沒救了。”

“李兄,就趕緊找一個……找一個……”蔡笑成狠狠地跺了跺腳,這種話,如何能夠說得出口。

“老夫如何能夠丟的了這等臉面……”李長龍嘴唇哆嗦著,突然費盡全身力氣大罵一聲:“黑鬼”……我冇!”

罵過之后,李長龍有一種想要哭的沖動!

哪怕是中了那等見血封侯的劇毒,也比中了這個強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