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布楚程云鞍等人汗如雨下。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第五輕柔道:“第一”現在鐵云官場又一次徵信地震,而且,這一次拿下的高官”都是前幾次沒有挖出來的:手段差不多類似。”

“第二,鐵云的謠言攻勢,被楚閻王以雷霆萬鈞的手段,在幾天之內平息!并為此不惜斬殺千人!”

“這兩件事,都帶著濃重的楚閻王的色彩。所以你們就開始懷疑徵信,楚閻王是不是根本沒有來到大趙!”第五輕柔淡淡道。

“不錯,的確有這種想法。”韓布楚皺眉道。

“但這樣想就錯了!”第五輕柔重重的哼了一聲:“這一次鐵云的動靜,為何來的徵信這么快?這么及時?”

“若是真的楚閻王在鐵云,恐怕不會如此處理,以他的一貫手法,還是會放長線釣大魚,讓我們誤以為我們的謠言攻勢已經產生了效果,從而源源不斷的再次坑殺我們的人……他完全可以做到!但卻沒做”為何?”

徵信 “這是一種有力的后招,而我已經打算好了如何應付這種后招,但他們卻沒有用。主動放棄,只為了讓我們知道這消息…………這分明是怕真正的楚閻王在大趙有意外,而故意放出的煙幕!”

徵信

“這封信,故意用一種狂妄的口氣”來挑釁;讓我們誤以為,在大趙的,不是楚閻王”為何?”

“而且,我們只要一這么想之后”首先升起的疑點,一是楚閻王還在鐵云!二是……楚閻王來了,但已經走了!”

第五輕柔冷笑道:“當你生出這徵信兩種思想的時候,在以后的所有事件之中,你就只有被楚閻王拖著鼻子走!而直到最后被他拖進死胡同,還不知道拖著你的人其實就是他!”

“若是此刻坐在這里主持大局的不是我而是你們,我現在就可以宣布:就算這是在大趙,但你們在與楚閻王的交手之中已經一敗涂地,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第五輕柔聲色俱厲。

韓布楚程云鞍等人汗如雨下。

“就算是我,就算是看穿了他的全盤計劃,但在抓到楚閻王之前,也只能盡可能的減少損失,而不可能做到完全的避免損失!”

“將這封信,送進我的臥室!”第五輕柔輕聲道:“我要好好的,研究研究這位楚閻王的筆跡!須知,這可是有史以來,流傳在外面的,楚閻王的唯一的手跡!對我們來說,這一百多卓,價值連城!”

“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