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閻王,不會這么沉不住氣!”程云鶴作出結論。

小弟年幼,被人稱之諢號閻王,不勝惶恐。惟愿此生不負此身,斬第五兄人頭于刀下,方不負此閻王之名也!

一別萬里,再重逢,已是黃huā過后,煙云無蹤,成者王侯觀徵信階下囚虜之日,當與兄再見也。

不及辭行,君無須相送。中州之繁華廢墟,兄當見諒。各為其主,身不由己,皆因人在江湖也!

徵信 道不同不相為謀,唯生死耳!

弟楚陽敬上。”,這封信到這里,就已經是全部內容。第五輕柔讀這封徵信信的時候,笑容滿面,聲音前所未見之清朗。朗聲讀來,聲震小院。

“好狂妄的楚閻王!”景夢魂額頭青筋暴突,一拳打在自己大腿上,咬牙切齒!

韓布楚眉頭深鎖,程云鶴細細沉思;高升若有所思。

“此信如何?”徵信,第五輕柔終于念完,含笑看向眾人。

“相爺,這封信,未必就是楚閻王所寫面。”,韓布楚慎重的道。

“屬下也是覺得,楚閻王不應該寫這一封信。“程云鶴皺著眉頭,也是深思熟慮之后,說出這句話。

“哦?”第五輕柔笑容不減。

徵信“走就走了!楚閻王來這里,鬧事情,亂大趙;目的可說已經達到!”韓布楚輕輕道:“那么,以楚閻王干凈利落的為人,不應該寫出這樣淺薄的一封信!”

“不錯,事后示威,而且充滿了幸災樂禍的意思,更兼劍拔弩張,兩徵信軍對壘之氣油然紙上……”程云鶴道:“楚閻王不應該如此淺薄”

“至于這字跡………應該是故布疑陣。”韓布楚道:“相爺請看,這信封里面的字跡”與外面雖是同一人所書,但卻是稍稍有所韻味上的不同…”外面太流暢,里面的字跡卻是太艱澀了………雖然也努力的想要表達出那種行云流水的意味,但卻是始終都是如同兩軍對壘”繃得緊緊的。”

“楚閻王,不會這么沉不住氣!”程云鶴作出結論。

“你們這么想,就錯了!”第五輕柔淡淡地道:“你們這樣想,就落進了楚閻王的又一個圈套!”

“圈套?”韓布楚睜大了眼睛。

“這封信,就是楚閻王寫的!”第五輕柔舉起這張薄薄的紙,用一種肯定的,不容置疑的口氣,斷然說道!

“啊?”韓布楚與程云鶴同時愕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