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補天目光有些躲閃了起來。

”楚陽漠然道。

“呵呵,這天下……還有什么楚御座百思不得其解的么?”鐵補天清朗的一笑。

楚陽沉默,良久,才慢慢的道:“倩倩,你先退下吧,行銷我跟陛下談點事情。”

烏倩倩應了一聲,擔心的看了看兩人,就要轉身行銷

鐵補天哼了哼,卻緊接著道:“倩倩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不能當著她的面說?”

烏倩倩頓時夾在了兩人中間,進退不能。

“此乃私事,倩倩在一邊,多有不便。”楚陽淡淡地道。

行銷 “私事公事,在朕的面前,都是一樣,都是天下事!”鐵補天輕輕道:“朕身為天下之主,這天下之事,皆有主掌之權。倩倩,你留下。”

楚陽訝然看著鐵補天,慢慢的臉色陰沉了下來。想不到今天的鐵補天竟然如此強勢,為何?

“陛下這是何意?”楚陽淡淡的問道。

他卻不知道,鐵補天之所以非要留下烏倩倩,實在是心中有些心虛,行銷還有些害怕。所以特意將烏倩倩留行銷下來壯膽。

“楚御座,到底是什么事?”鐵補天問道。

楚陽臉色一陣陰沉,壓抑的怒火幾乎要爆發,強行壓了下去,道:“既然陛下這么說了,我就直說了。嗯必今日陛下也看到了,景夢魂和他的兩萬五千金馬騎士,統統毒發身亡……這種毒,名為春毒!”

行銷說著,他的眼睛死死的釘在鐵補天臉上。

“春毒!”鐵補天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

“這種春毒,除了男女交媾之外,無藥可解!”楚陽沉沉的道:“而這種春毒,我也中過,就在陛下救了我的那一天,但我卻是安然無恙。”

鐵補天目光有些躲閃了起來。

楚陽上前逼進一步,眼睛依然盯著鐵補天,緩緩道:“我想知道,我為什么沒有死?救我的那個女人,是誰?”

鐵補天神情慌亂起來,張著嘴,有些無措的看著楚陽。一邊,烏倩倩緊張的看著她。

“我只想知道她是誰!”楚陽輕聲地道。

“呵吼…想不到楚御座終于還是知道了真相。”鐵補天目光閃爍,有些不安的一笑:“這可真是天意。”

“天意?”楚陽目光一閃。

“不錯……”鐵補天的目光有些悠遠,道:“既然楚御座問起來了,我也就說一說當初那件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