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不通頭暈目眩,咕咚一聲摔倒在地,終于忍不住以頭搶地

”紀鑄親切地道:“家族就交給你了……。”

“不!哥哥你才是家族的頂梁柱!”紀墨很堅決。

“他媽的!你做不做這個家主繼承人?”紀鑄氣急敗壞的叫了起徵信來,眉頭皺的緊緊的,眼中滿是憋屈的怒火,有些發狂的征兆。

“萬萬不行!殺了我也不做!砍徵信我頭也不做!”紀墨慷慨激昂:“可下跪可磕頭,二公子之位不能丟!頭可斷血可流,此身不可不自由!”

“哇嗚。”紀鑄抓狂的撲上來,兩手一下子卡住紀墨的脖子,用力搖晃,咬牙切齒:“你……,做不做?!!”

紀墨被掐的吐出了舌頭,卻還是英武不屈的艱難道:“就…。是……,不做!”

芮不通傻了眼。見慣了聽慣了別的家族徵信為了家主之位,兄弟兩人你死我活的斗來爭去的橋段,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兄弟兩人竟然在互相推說…

只不過當今家主而已,至于徵信這樣么?

但轉念一想,也就釋然:看面前這兩位都是能躺著決不坐著,能坐著絕不站著的貨徵信,讓他們當家主,也實在是有些難為人了…。

這種情況,讓芮不通一個勁的砸舌感嘆:“這可真是天下之夫。無奇不有啊。”

“二弟,你就可憐可憐我吧””紀鑄突然無力的松開了手,痛哭流涕:“你就可憐可憐我吧,你看我這懶散的邋遢樣子,像是做家主的料子么我已經快要被父親和長老們逼瘋徵信了天天學那些狗屁禮似…”。

紀墨放聲大哭:“大哥,您就看在弟弟我還年幼的份上,饒了我吧,我年輕的心靈可經不起那樣的摧殘啊嗚嗚嗚…。”

兄弟兩人抱頭痛哭……

菌不通頭暈目眩,咕咚一聲摔倒在地,終于忍不住以頭搶地,兩手捶打著地面放聲大哭:“你們哥倆就饒了我吧,可憐我都崩潰了”,一片鬧劇之中。第五輕柔的金馬騎士堂高手云集,已經包圍了接天樓。

暴夢魂親自帶隊,全副武裝,全神戒備!

遠次行動,抓捕楚閻王!

景夢魂完全相信,這將是最近幾年來最大的一次壯舉!這一次的行動,絕對可以載入史冊!

“目標還在吧?”景夢魂低聲問。

“目標一直在。”負責監控的是一位武尊,眼中露出喜色,強忍著興奮地道:“屬下一直緊密注視,透過窗簾看去,那人一直伏在書桌前面,似乎在看什么東西或者研究什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