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回到家族之后,你就將這些事全加在我身上”狠狠告我一狀

兄弟兩人都躺在地上鼻青臉腫的shen吟著。

“媽的,小兔崽子進步了不少!”紀鑄紀大少嘶嘶的吸著涼氣,用手徵信小心翼翼的撫摸著自己臉上的淤青,不干不凈的大罵:“居然敢打我?我可是你大哥,自古以來長兄如父,你這個欺師滅祖的混賬””

這句話,讓一邊的茵不通直接肚子疼:就您這樣的,也好意思說什么長兄如父?

“打的就是你這個兔崽子!”紀墨紀二少撅著屁股趴在地上徵信,一只手努力的想要撫摸一下自己飽受蹂躪的pi股,卻又絲絲的吸著冷氣,嘴里面嘟嘟囔囔。

“紀墨,等回到家族之后,我會將你的行為源源本本的稟報給父親,徵信讓他老人家來定奪你的罪名!更要呈交長老會,商議一下對你的處罰……,哎喲喂……”紀鑄惡狠狠地數著手指頭。

“啊!哥!親哥!”紀墨頓時如喪考批的哭喪起臉:“你我可是徵信一奶同胞,心連著心,血連著血,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啊,我可是你的親兄弟啊,你你你,你不會這樣的狠心吧…萬一你若是稟報了家族,小弟我可就完了,最少要被關進黑暗洞三年亦…”

“哼哼!”紀鑄冷笑:“那關我鳥事!”

“說吧,你有什么條件,替我保密徵信?”紀墨悲壯的仰起臉,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

“條件嘛…很簡單!”紀鑄得意的厄斜著他。

“說吧,我受得住!”紀鑄英勇的道,滿臉滿身的死豬不怕開水燙。

徵信

“等回到家族之后,你就將這些事全加在我身上”狠狠告我一狀,然后讓家族免了我的家主繼承人的位置,我代替你受罰,就行了!”紀鑄眨著眼睛,英勇獻身的道:“誰讓我是你哥呢”這等滔天大禍,若是不替兄弟扛起來,我還算是當哥的么?”

一直忐忑不安的在一邊的茵不通聽了這句話,徹底的凌亂了。

卜…這算是怎么個說法的?

“不!”紀墨激動地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怎么能夠讓我親愛的哥哥來幫我承擔這樣的罪名?!我決定了!就算是去黑暗洞,我也認了!”

“不!二弟,你還年輕!黑暗洞應該我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