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過了水,又已經追了一個時辰,突然間覺得越來越熱了

若使用毒藥,還有山行銷間草藥,軍隊隨身佩戴的藥材,還能夠拖一段時間呢,那水池雖然流動慢,但畢竟是活水,毒性不重……毒藥的話,拖一段時間說不定還有救。

但是春圌藥……真的是回天乏力了。

旁邊的陳雨桐咕唧咕唧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成子昂問道行銷

“我在笑……哇哈哈哈……”陳雨桐咧著嘴:“要是那幫家伙實在憋不住,會不會和戰馬那個……那個……想起兩萬多人同時和戰馬嘿圌咻,老圌子就樂不可支;這才是金馬、騎士、躺啊……”

“草!”成子昂滿臉黑線的怒罵一聲,也笑了起來。突然有些擔心,對楚陽道:“御座,那個……和戰馬能解毒不?”

行銷“真是屁行銷話!”楚陽無語的看著他:“戰馬能當你老婆不?”

“呃……呃……”成子昂垂下腦袋,不敢說話了。

“走!盡量的向偏僻的地方繞,繞兩個時辰就回程,回戰場去!”楚陽嘿嘿一笑:“我們要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打敗他們!”

堂堂正正的打敗行銷他們?

成子昂和陳雨桐兩人臉上肌肉同時抽圌搐了起來。您都給人家灌下了那么多的春圌藥,到戰場上去的時候估計那幫家伙都要開始潰爛了,居然還如此厚圌顏圌無圌恥的說:堂堂正正的打敗他們?

眾人縱馬飛馳而去。

…………

景夢魂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行銷

喝過了水,又已經追了一個時辰,突然間覺得越來越熱了。而且似乎這種熱是從身體里面往外熱了起來。

景王座還覺得有些羞恥,騎了一天的馬也沒怎么地,大圌腿早就磨得麻木了;但現在隨著與戰馬的摩擦,景王座可恥的發現,自己竟然起了反應……

我靠,這是怎么回事!

景夢魂有些口干舌燥,只覺得下面越來越硬,越來越燙,就像一條燒紅了的鐵棍一般,難受之極。

景王座很是不好意思,伏低了身子,媽圌的,要是讓部下們看見自己騎著馬,居然還頂著帳篷……那真是不用做人了。

心里很是興奮,而且,血液流淌的也快了;渾身有一種酥圌酥圌癢癢的感覺;久違的那種男性的沖動,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