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年紀,居然已經是武者修為

這么快!這樣的隱蔽!

定然是王級高手!

難怪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喜機!

這個時候來抓自己的,恐怕只有第五輕柔的人,金馬騎士堂的人!

行銷楚陽平靜的閉上了眼睛,心中一陣苦笑:還說什么玩轉天下,逆轉命運;此刻竟然落到了敵人的手中,哪里還會有生還的希望?

看來,真的行銷要壯志未酬身先死了。

楚陽唯一奇怪的是:是誰出賣了自己?自己故作神秘這么長時間行銷,效果一直良好;為何卻被別人就這么準的抓了?

騰云駕霧一般被人夾著奔行了一會,接著感覺刷的落地,卻是來到了一個廢棄的民宅之中。

砰!

楚陽被扔在地上,只覺得渾身一松,除了元氣提不起來,卻已經能夠說話,能夠行動了。

怎么會這樣?為何不殺自己?楚陽心頭很是不解。按照現在金馬騎士堂對自己應該已經是恨之入骨,若是抓到自己,恐怕是在第一時間就砍做rou醬。甚至…行銷…他們根本不需要抓自己,只要殺自己就夠了才對行銷啊……

但眼前這樣子,卻分明是一副要問話的樣子。這是咋回事?

正在想著,突然面前出現了一張瘦削的臉龐,雙眉獰惡,兩眼細長,里面shè出冰寒舟光芒,狠狠地看著自己的眼睛。這個人,長得太不好看了;活像是僵尸一般。

不過對方身上出的氣息,卻告訴了楚陽;這個人,乃是頂尖高手!起碼,要比當日唐心圣的氣勢行銷要強烈的多。而且,殺氣濃重,尖銳;身上自有一股yīn寒之氣!

這是一個頂尖殺手!而且是王級殺手!

楚陽的心中一片冰涼,對方一露面,他就立即猜了出來:這,恐怕就是夠紐輕柔派過來專mén對付自只的,金馬騎十堂那四位王級高申題中的一個!

而且是擅長隱藏和刺殺的那一位!

自己實在是太大意了!根本不應該這樣大意的……

“小子,聽著!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只要你配合,還能少受些皮rou之苦,知道么?”yīn王座看著面前這個小家伙,嘴角露出一股殘酷的笑意。

小小年紀,居然已經是武者修為,看來家世不錯,資質也可以;不過,在本座手下,那里有一個小小的一品武者掙扎的余地?自然是手到擒來!

“額?”楚陽一陣驚詫:問一句答一句?這是……抓到了我還需要問么?

楚陽心中一陣翻騰,突然一股狂喜的感悟涌了上來:難道這家伙并不知道我是誰?

這么一想,楚陽頓時露出一股瑟縮的樣子,戰戰兢兢的道:“前輩……您您……您要問什么?我我我……我定然知無不言,言……言無不盡……”

“別結巴!”yīn無法不悅的呵斥:“瞧你這窩囊廢的樣子!我問你,你姓什么?”

“我……我姓曹……”楚陽頓時大喜,顫抖地道:“我叫曹過……,

“沒問你叫啥名字!”yīn無法不悅的道:“我問你,你們補天閣的御座楚陽,現在可在補天閣之中?”

“御座大人?”楚陽頓時心頭大定,道:“御座大人不在,請問您找我們御座大人是……”

“殺他!,,yīn無法哼了一聲,bī近,冷森森的道:“若是你不聽話,本作也不介意先殺了你!明白?,,

“明白!”楚陽連連點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