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武尊也笑了起來,道:“王座潛心修囘煉,這些瑣事

“金馬騎士堂第三閣寶馬第二舵第九組……”yīn無法怒道:行銷“等本座回去定要……呃?”話說到一半想了起來;金馬騎士堂共分為四閣,四個王座,各自分管一閣,第三閣,正是自己的麾下……

“滾!快滾快滾!”饒是yīn王座年齡不小,這么多年歷練下來,臉皮也是日益加厚,卻也是在這一刻感到了面皮囘熱,惱囘羞囘成囘怒之下,砰砰砰幾腳行銷,將這幾個家伙踢了出去。一屁囘股坐在椅子上生悶氣,良久,一拳頭砸在桌面上,咬囘牙囘切囘齒:“周文剛,我要扒了你的皮!””

“王座……咱們該怎么做?”一位武尊小心翼翼的道。

這兩個行銷人,乃是yīn無法的得力助手,雖然還不是,恕須高手,但仇只是相差不多,都只經跟隨yīn九法多年,因曬蠟的關系,在yīn無法面前說話也多行銷少隨便一些。

而且,大家都是屬于第三閣,等于是內部家務事……

“我就不信,這位楚閻囘王竟然如此神秘!難道補天閣之中的人,也不知道他們的御座長什么摸樣?”yīn無法隨即就平靜了下來:“明日,本座出去親自抓一個舌囘頭,嚴囘刑拷囘打,就會知道,這位楚閻囘王到底是何方神圣了!”行銷

“先”

“歇息吧。”yīn無法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出來,道:“想不到整治來整治去,根子還是在我這里……真是笑話。”

兩位武尊也笑了起來,道:“王座潛心修囘煉,這些瑣事,一向是有底下人來行銷辦,有所疏漏,實在是太正常。

就算是其他的幾位王座,那未必見得能夠對麾下一清二楚,這那里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再說,我們金馬騎士堂人員越來越多,王座若是要一一認識,恐怕今生今世都不必再做別的了。王座不必耿耿于懷。”

“呵呵,說的也是,本座原本只是一個殺手領;手下滿打滿算也只有五六個人而已,現在手下數千人……真的是忙不過來。,,yīn無法自嘲的笑了笑,道:“你們也去休息吧,這一路風塵,也累得夠嗆了。”

兩人同時躬身行禮,離舁了房間。

一夜無話。

第二日,yīn無法早早的就出了客棧,遠遠的注視著補天閣的大mén;心道,只要有一個戴著面具的出來,立即就下手,管他是不是,殺得多了,總有一個會是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