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武尊在一邊動了動嘴唇,實在很想說

“天外樓武士弟囘子、大儒mén下文弱書生、武皇坐下武宗弟囘子、第一名將義子、中三天楚氏世家大公子……”yīn無法扳著手指頭:“這些,都是這個楚閻囘王?”

行銷 四個人頭垂得更低!

“抬起頭來!,,

yīn無法一聲怒喝。

四個人條件反shè一般抬頭,只覺得眼前人影一晃,“啪啪啪啪……行銷”一陣密集的聲音響過,yīn無法已經又坐在了椅子上,四位鐵馬騎士臉上都是通紅腫囘脹,不約而同的咕——聲,將口囘中被打出行銷的血污和幾顆牙齒咽進了肚子。

這一瞬間,每個人都最少挨了十幾記耳光!

“王座大人……這位楚閻囘王,實在是神秘的很。”那位鐵馬騎士統領壯著膽子,顫顫盈盈的道:“就連補天閣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他長什么樣子;這些資料……這些資料……,

他結結巴巴的說道:“這些資料……我們幾個人已經是經過了最大程度的篩選之后行銷……才……,丶

“閉嘴!,,yīn王座狂怒

房間里一片沉默。

“這些資料,簡直是不可理噙!尤其是天外樓這個……,,yīn王座在這時候顯出了行銷自己高人一等的智慧:“楚閻囘王是什么人?足智多謀,yīn險狡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心機深沉,智謀深遠;這樣的一個人,會為了一個nv子爭風吃醋而且把自己大師囘兄殺了?”

y行銷īn王座大怒道:“你們都是豬?!這個也相信?居然還把這份資料擺在了最前面?你們以為我跟你們一樣都是豬?!,,yīn無法一把抓起那份“楚閻囘王天外樓,的資料,撕得粉碎!

并在手里rou了rou,揚手扔出去,啪的一聲搭在鐵馬騎士統領額頭上,彈回三尺,接著啪的一聲,打在另一位鐵馬騎士的額頭上,隨即另外兩個人也被這紙團打了一下,才掉在地上。

四個人的額頭上,以rou囘眼可見的度腫起來高高的一塊,活像是四條獨角獸。

yīn王座的功囘力,這種控囘制力,果然是驚世駭俗!

“王座英明!高囘瞻遠矚,屬下不及。,,四個人一齊躬身。心中都是有些意見:天外樓那份資料,是傳出來的第一手資料,也是楚閻囘王的第一份資料,可信度很大,四人才放在了最上面,沒想到王座第一份否決的,就是這一的……,

“滾吧!,,yīn無法怒氣沖沖:“本座回去之后,定要查一查,是誰安排你們到鐵云來臥底的,如此識人不明,昏囘庸無道,不講究半點策略,居然派出了你們來?如此蠢材,簡直是蠢到了日月無光的地步!怎么沒蠢死你們!草!”

兩位武尊在一邊動了動嘴唇,實在很想說:王座,他們倆的直屬上司就是寶馬騎士周文剛,而周大人乃是您的得力助手……若是追查,追查到最后,乃是您的麾下……

四位鐵馬騎士顯然想到了同一點,嘴唇一起動了動,但誰敢說出來?

“你們想說什么?”yīn無法氣的臉sè鐵青:“你們的直屬上司是誰?隸屬于騎士堂那一個堂?說!”

“金馬騎士堂第三閣寶馬第二舵第九組……”鐵馬騎士統領戰戰兢兢的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