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他現在好像是……武士七品差不多現在應該到了。”顧獨行正sè道

”“我怎么就是那樣一副鳥樣子了?”紀墨不服氣地叫:“行銷我一向很正經!”

顧獨行翻了翻眼皮

“哎,顧兄,以后咱們也算是一條船上的人了,你至于對我保密?”紀墨涎著臉:“告訴我吧,老大是哪一位前輩高人?是皇級?君級?”

他問一句,顧獨行就搖行銷搖頭。

“**!難道是一位圣級?”紀墨的聲音顫抖了,眼中出了狼一般的綠光。驚喜的連手腳都在顫。

他知道顧獨行的xìng格;除了顧氏家族之外,別人想要折服他,根本沒有什么希望!或者是行銷皇級么……還有那么一點點小小的希望,至于皇級之下的尊級、王級,根本連提都不用提。

現在既不是皇級,也不是君級。難道真的是圣級?媽媽,兒子我這次真的是走了狗屎運了……能夠有幸在一位圣級手下做事,并且學功夫……

紀墨幾乎幸福的暈了過去。

“也不是圣級!”顧獨行言行銷簡意賅。

“顧大爺,顧爺爺……您就告訴我吧。”紀墨站了起來,很勤快的替顧獨行捏著肩膀,諂媚的笑道:“顧兄……說嘛……”聲音之嗲,讓顧獨行生生的打了一個哆嗦。

“滾!你別這么惡心我!”行銷顧獨行怒道,然后享受的扭著脖子:“那邊,行銷靠右一點,用點勁……往下點……向上點……左邊……”

終于,享受了一次高水準的馬殺jī之后,紀墨氣喘吁吁的問道:“老大……您現在該說了吧?”

“嗯,”顧獨行的臉sè一下子嚴肅起來。

紀墨屏住呼吸的看著顧獨行的嘴巴,滿心期待的等待著這個肯定會令自己震驚的消息。

“他不是皇級,也不是君級,更加不是圣級……”顧獨行慢慢的道。

“哎喲喂……您老還學會賣關子了……”紀墨急得頭上冒汗掌心熱:“到底是什么驚天動地的人物啊,你盡管說,哪怕就是一位至尊,我也承受得住這個驚喜!”

“嗯,他現在好像是……武士七品差不多現在應該到了。”顧獨行正sè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哈哈……額?!”紀墨準備好了的大笑一聲,然后接著就是張口結舌,一張嘴猛地張開,用力過大,差點將嘴唇裂開:“你說什么?”

“你沒聽錯!老大是武士修為!”顧獨行淡淡地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