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不做夢,打過就知道!”,顧獨行冷冷道:“我只遇到他幾天,但現在

他們卻不知道,楚陽的補天閣里,有這些人詳盡到不能再詳盡的資料,他若是找不準……那才是咄咄怪事!

行銷 楚陽在這段時間里,也在純悶;顧獨行那家伙說走出去找人,一跑就沒了影子;有時候楚陽都在懷疑:這丫的到底去什么地方找人去了?他么的難道是去行銷了上三天不成?

怎地一點他的消息也沒有?

楚陽自然不會知道,顧獨行碩大爺本著“寧缺母濫,的原則,為他選擇的下屬,還真的都是一些jīng英之類的人的……

行銷陽山前,劍氣沖霄。

顧獨行緩緩拔出黑龍劍”劍身如一泓秋水,閃閃亮。劍光映日,反shè到臉上,顧獨行的臉,也如同劍身一般,出狂熱的光彩。

狂熱而冷靜!劍身如冰,臉sè如冰;唯獨眼神之中,卻出血sè狂熱。

他的感情,只對他的劍。而不是對手行銷

“再問一遍,你跟不跟我走?”顧獨行眼光凝注在劍身;低垂著頭,輕輕的問道

絲輕揚中,這輕輕的一句話,卻充滿了決絕的意味。

“我不跟你走,你居然就要行銷殺我?”對面,一個青衣青年不可置信的看著顧獨行:“孤獨,這可實在不像你!而讓我詫異的是,你居然拉著我去做別人的手下!而不是你自己的勢力!這還是你么?你我在中三天數年的友情,你居然就這么置之不理?”

“正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給你這個機會!”,顧行銷獨行冷冷道:“紀墨,你我為友,卻從未jiao心,而我現在就是給你一個做真正朋友,做兄弟的機會!你若拒絕,就是與我為敵!”,

“拒絕就為教……”青衣青年好笑的笑了起來:“孤獨,你我兩人齊名在滄瀾戰區,從那之后,有什么好事忘得了你?而你現在居然為了一個只認識幾天的人,與我翻臉?甚至理由居然還是拉我過去給人做手下我不愿意……”

他搖了搖頭:“我實在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你是不是瘋了?”

“紀墨,少說廢話;你我兩人一向齊名,也打過幾次,我勝不了你,但你也勝不了我。”顧獨行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做一些事!你們紀家,也同樣沒有你的位置!有你大哥在,你出不了頭;而現在,就是一個出頭的機會!”,

“在下三人……接受別人的統治,做別人的手下……在中三天出頭?”紀墨好笑的看著顧獨行:“孤獨,你做夢呢?”

“做夢不做夢,打過就知道!”,顧獨行冷冷道:“我只遇到他幾天,但現在,我已經凌駕在你之上!”,

“你若能讓我心服口服,那我就跟你走!”,紀墨哼了一聲:“但老子不會做手下,幫忙可以!無論勝敗,這是必須要說明白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