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會將在南楚的一部分產業讓渡給你們

徵信 說著他一揮手,從黑暗中閃身出來一個黑衣少年,神色冰冷,他手上端著一個錦盒,將錦盒呈上給那中年人。那中年人將錦盒打開。韋膺和那個女子一眼看去都是一驚,之間里面乃是一疊厚厚的銀票,而且都是南楚最富盛名的金陵錢莊的銀票。

中年人淡淡道:“這里是二十萬兩銀票,我家盟主說,如今你們敗給雍王,必定要和大雍為難,可是若是在大雍境內,你們就是勢力再大也不能和軍徵信方對抗,所以只有遠走高飛,北漢是魔宗的地盤,你們是去不成徵信的,想來化外之地也不是你們的目標,那么只有南楚才是你們東山再起的好去處。可是你們這次慘敗,只怕缺少盤纏,我們知道貴門雖然日進斗金,可是消耗也大,如今貴門的生意也大都留在大雍,恐怕也沒有法子繼續掌握,所以特讓本護法帶了這些銀票來,希望你們能夠在南楚重整旗鼓,盟主說,只要是大雍的敵人,徵信都是我們的盟友,凌仙子,你可愿和我們結盟。”

那個女子正是鳳儀門主指定的下任門主,凌羽,她看向銀票,冷冷道:“你們雖然舌燦蓮花,可是本仙子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就為了一個共同的敵人,你們就舍得二十萬兩銀子么。”

那個中年人詭秘的一笑,道:“我們盟主從來不作賠本的事情,若是你們肯答應我徵信們一個條件,不僅二十萬兩銀子是你們的,我們還會將在南楚的一部分產業讓渡給你們。”

韋膺和凌羽都是神色一動,二十萬兩銀子會坐吃山空,可是產業卻可以維持鳳儀門的開銷。可是這個條件會是什么徵信呢?韋膺走上近前,道:“閣下不妨說說條件,如果我們覺得合理,也未必不可。”

中年人笑道:“說句實話,鳳儀門已經身敗名裂,你們在明處的產業自然會被大雍朝廷充公,可是你們還有一些產業卻是暗處的,如今你們不便控制,不如給了本盟,雙方利益交換,誰也不吃虧。”

中年人見凌羽和韋膺都有些意動,又拿出一個錦盒,打開之后,里面是一些契約文書,他接著說道:“這里面有南楚十四處產業的契約文書,總值四十萬兩。你們若肯拿相當的產業來換,那么我們之間的盟約就已經定下,我們錦繡盟在南楚是寸步難行,因為過去盟主青年氣盛,不免在南楚肆虐太過,可是想要顛覆大雍,南楚卻是不得不重視的力量,只要你們盡快的幫助南楚強大起來,到時候不僅你們可以報仇雪恨,我們也可以得償夙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