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牌頭巾和地毯的工廠。1978 年,他首次訪問中國,1979 年,他在北京

卡丹終于實現了自己的諾言:“執

法蘭西文明的兩大牛耳(時裝、烹飪)而面向世界。”

皮爾·卡丹在使馬克徵信西姆餐廳起死回生的過程中,運用的魔法之一,就

是牢固地樹立了“信譽第一,顧客至上”的經營思想,在任何情況下,都必

須做到讓顧客“乘興而來,滿意而去”。馬克西姆餐廳是一家歷史悠久的徵信

廳,歷史上它服務的對象曾是貴族官人,范圍很小,那時候的經營思想恐怕

是以貴族為服務宗旨。卡丹接手這個餐廳后,在“信譽第一,顧客至上”的

經營思想下,盡力保持這個餐廳的“古風”,至今在馬克西姆餐廳的服務員

一律為身著燕尾服的男服務員。在服務對象上向大眾徵信開放,使各階層的人都

能光顧。皮爾·卡丹說;“只做少數人生意的經營作風不改,能夠生存下去

的機會就少得多,只有走大眾化徵信的經營戰略,才能生意興隆。”為此,卡丹

要求餐廳的服務質量要精益求精。馬克西姆餐廳為服務員定了 30 條在服務中

應遵守的規則。而這 30 條規則,又都是從顧客的角度出發制訂的,緊緊抓住

了顧客的心理。例如其中一條徵信規定:“在顧客面前必須表現殷勤,使之覺得

你總是在為他服務,不給顧客留下被遺忘的感覺。”卡丹反復強調徵信:“要讓

客人感到在馬克西姆餐廳用餐是一種享受。”正是基于這種理論,皮爾·卡

丹將簡單的餐廳提高到一個享受的高度,不僅能讓客人品嘗到馳名世界的法

式大菜,同時也讓客人享受到馬克西姆高水平、有特色的服務,從而使馬克

西姆餐廳的聲譽鵲起,名聲蒸蒸日上。

40 多年來,皮爾·卡丹的事業不斷擴展,現在他在法國有 17 家企業,

全世界 110 多個國家的 540 個廠家持有他頒發的生產許可證。他在全世界約

有 840 個代理商,18 萬職工在生產著“卡丹牌”或“馬克西姆牌”產品,每

年的營業額收入為 100 億法郎,皮爾·卡丹已成為法國十大富翁之一。

皮爾·卡丹是中國人民的朋友。早在 1974 年,他就在天津開設了生產“卡

丹”牌頭巾和地毯的工廠。1978 年,他首次訪問中國,1979 年,他在北京和

上海舉辦卡丹時裝展覽會,成為在中國舉辦時裝展覽會的第一個外國人。

廣告

鹿伯言手持馬槊,他身后的騎兵都是使用馬槊長矛

可惜啊,龍庭飛心中涌起一絲無奈,按照他的計劃,本已經在大雍朝野挑起了針對齊王的狂潮,可是這些在江哲出任高雄徵信監軍之后就遭受了巨大的挫折。在中書令鄭瑕、尚書右仆射石彧的主持下,聯手壓制了朝中對齊王的彈劾和攻擊。這個江哲江隨云,不過是小小的舉動,就讓自己一番苦心付諸東流,高雄徵信也難怪公主要想盡辦法伏殺此人,可惜石英功敗垂成,龍庭飛眼中閃過一絲沮喪之后,繼而又鼓起信心,心道,這人就是智謀再高,只要我用兵沒有差錯,還怕他掀起什么風浪么?想到這里,龍庭飛微微一笑,道:“三位鹿將軍,你們領本部下去沖殺一陣子,我見敵軍右翼有些動作遲緩,良機不可錯高雄徵信過。”

第十九章 蒼鷹折翼(中)

更新時間2005-7-22 17:24:00 字數:7879

鹿伯言、鹿仲天、鹿叔函本是一胞所生,一般相貌,一樣勇猛,又是心有靈犀,被魔宗收為弟子,傳授武藝,三人聯手攻擊之時,當真高雄徵信是所向披靡,是蘇定巒之后北漢軍最出名的先鋒,他們觀戰多時,早已經心癢難耐,見高雄徵信龍庭飛下令,都是轟然應諾,各自策馬飛奔到本部中軍,準備廝殺。

雍軍出動了五萬步兵,弓箭手,長矛手,藤牌手參差錯落,層層疊疊,擺了一個固如金湯的大陣,而七萬騎兵隱在步兵陣后,鋼澆鐵鑄的精銳騎兵紋絲不動地等待著中高雄徵信軍的號令,除了偶爾有騎兵輕輕安撫一下被戰場上面的慘烈氣氛吸引得躍躍欲試的戰馬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還有三萬步兵按照中軍的指揮隨時準備替換疲乏的同袍,步軍大陣之中殺氣隱隱。

而北漢軍都是騎兵,三萬騎兵游弋在雍軍陣外,強弓硬弩尋找著雍軍的軟肋,一層層的削弱著敵軍的防守。這是一場拼實力的大戰,沒有絲毫取巧的余地。鮮血飛濺,染紅了原野,滿天飛舞的弓箭不時地帶起血雨。

經過了半天的苦戰,北漢軍面對堅韌的敵軍始終不能取得滿意的戰績,龍庭飛也是將北漢軍輪換上陣,雙方幾乎是在進行著消耗戰。而到了午后,雍軍的右翼因為被連續的猛烈攻擊,終于有些支撐不住,北漢軍的攻擊過于頻繁,讓這一面再也無法換上生力軍。就在這時,龍庭飛出動了鹿氏兄弟。

鹿伯言手持馬槊,他身后的騎兵都是使用馬槊長矛,這只騎兵主要就是擔任攻堅的任務的,不過他們身上仍然帶著小巧的復合弓,需要的時候也可以擔任游獵的角色。鹿伯言手持馬槊,高聲道:“隨我來。

李顯若有所思地道:“怎么,隨云也覺得時機成熟了么

王爺如此豪氣干云,若是庭飛在此,必定要請王爺共飲的,碧雖女流,自覺不讓須眉,就請王爺共飲烈酒,將來沙場相見,死也無恨。”

李顯目光炯炯,半台北徵信晌才道:“公主果然是巾幗奇女子,龍兄果然是好福氣,好,這酒我喝了。”說罷,李顯拔出酒囊的塞子,大口的喝了起來,這酒囊可以裝得下半斤烈酒,台北徵信李顯仗著酒量大和內力深厚,一口氣喝得干干凈凈,烈酒入腹,李顯只覺得有些頭重腳輕,卻仍然倒過酒囊,示意已經涓滴不存。

林碧見了,微微一笑,舉起酒囊也是一飲而盡,面上卻只是略現嫣紅罷了。她朗聲台北徵信吟道:“陌路相逢成知己,他年沙場見此心。”吟罷再不言語,轉身走入船艙。

李顯心中一震,覺得林碧這兩句詩光明磊落,卻又是意味深長,吟誦再三,只覺得心馳神往,更是盼著生死相見之際台北徵信的重逢了。

這時,李顯身后傳來侍衛的呵斥聲,然后一個清雅的聲音說道:“海驪求見齊王殿下。”

李顯沒有回頭,淡淡道:“讓他過來。”

海驪走到齊王身后,恭敬地道:“草民海驪,在公子座下稱作盜驪,給殿下請安。”

李顯回頭看了海驪一眼,道:“不必拘禮,怎么隨云改變主意提前見我了么?”

盜驪答道:“公子傳言,殿下既台北徵信然來了東海,還是去見見東海侯的好,這次東海侯的台北徵信喜事只怕不會順順當當的,殿下不要錯過才好。”

李顯笑道:“隨云總是這般詭秘,罷了,能夠這么容易就見到他,我已經很知足了,不過既然婚宴上會有事情發生,兩個小孩子去是不是太危險了。”

盜驪說道:“殿下放心,公子已經有了安排,這次是最好的機會,讓東海侯向大雍稱臣,雙方都有臺階下,而且公子說,如今已經是萬事俱備,應該收網了,濱州原本是北漢對外的唯一通路,只要封閉此處,那么殿下就可以完成攻占北漢的功業了,這樣的機會殿下不可錯過。”

李顯若有所思地道:“怎么,隨云也覺得時機成熟了么,可是如今可是北漢正是最興盛的時候啊?”剛說到這里,他看到了盜驪有些尷尬的神情,失笑道:“我倒忘記了,這里可不是軍營,好了,你轉告隨云一聲,我是服氣了,想來皇兄的書信早就到了東海吧。

服裝業的保護性組織時裝行會對他的舉動萬分震涼

1953 年他改變了傳統的時裝經營方

式,把量體裁衣、個別定做改為小批量生產成衣并不斷更新經營方式,這樣,

徵信全世界的俊俏婦女才有機會穿上他設計的長裙。后來,他又把主攻方向改為

男式時裝。當皮爾·卡丹第一次展出各式成衣時,人們就像在參加一次真正

的葬禮,他被指責為倒行逆施。結果,他被雇主徵信聯合會除了名。不過,數年

之后,當他重返這個組織時,他的地位提高了。

1959 年,皮爾·卡丹異想天開,舉辦了一次借貸展銷,這一極其超常的

舉動,使他遭到失敗。服裝業的保護性組織時裝行會對他的舉動萬分震涼,

因而再次將他拋棄。可他在痛定思痛后,又徵信東山再起,不到三四年功夫,居

然被這個組織請去任主席。

就這樣,皮爾·卡丹的帝國規模越來越大,不僅有男裝、童裝徵信、手套、

圍巾、挎包、鞋和帽,而且還有手表、眼鏡、打火機、化妝品。并且向國外

擴張,首先在歐洲、美洲和日本得到了許可證。1968 年,他又轉向家具設計,

后來又醉心于烹調,并且還擁有了自己的銀行。

徵信卡丹帝國”從時裝起家,30 年來,他始終是法國時裝界的先鋒。1983

年,他在巴黎舉行了題為“活的雕徵信塑”的表演,展示了他 30 年來設計的婦女

時裝,雖然歲月已流逝了二三十年,可他設計的這些時裝仍然顯得極有生命

力,并不使人有落后的感覺。由于皮爾·卡丹設計刻意追求標新立異,因此,

法國的時裝界“卡丹革命”的旋風勁吹。

卡丹在經營時裝業的同時,還向其他的行業發展。1981 年,皮爾·卡丹

以 150 萬美元從一個英國人手里買下了馬克西姆餐廳,這一驚人之舉在巴黎

引起了不小的震動。這家坐落在巴黎協和廣場旁邊,有著 90 年歷史的餐廳當

時已瀕于破產,前景十分暗淡,不少人對卡丹之舉不理解,紛紛懷疑這位時

裝業奇才根本無法使這家老店起死回生。但三年過去了,馬克西姆餐廳竟然

奇跡般地復生了,不但恢復了昔日的光彩,而且把它的影響擴大到了整個世

界。馬克西姆的分店不僅在紐約、東京落了戶,同時在布魯塞爾、新加坡、

倫敦、里約熱內盧和北京安了家,卡丹經營的以馬克西姆為商標的各種食品

也成為世界各地家庭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譚忌眼中閃過冰涼的殺機

可是他心中的怨恨是如此深重,讓他即使看著仇敵死在北漢軍的馬蹄之下也仍然不能消解,所以他選擇了從軍,將手中的屠刀揮向曾經的鄉親,他恨那屠殺自己族人的大雍軍隊,恨那些高雄徵信為了保全財產性命全力支持雍軍的澤州百姓,只有血火才能讓他心中的悲高雄徵信痛暫時消解緩和。緊握手中的長戈,譚忌眼中閃過冰涼的殺機,就讓這長戈沾染更多的鮮血,用來祭奠他父母親族的亡靈吧。

十月三十日,在急行軍之后修整了一夜的雍軍從秦澤南面進入了戰場,距離今年春季的那一次雙方都很克制的交戰高雄徵信之后,改變北疆局勢的秦澤會戰開始了,這一戰,十五萬雍軍和九萬北漢軍,在方圓百里的秦澤尸堆如山,血流成河。

而在同時,帶著萬余精兵的鬼面將軍譚忌,順沁水而下,直奔廟坡,所過之處,因為雍軍依然堅壁清野,并無人跡,可是譚忌仍然下令哨探齊出,若遇生人,盡皆斬之,就在十一月二日,譚忌高雄徵信已經遙遙望著廟坡輜重大營,開始籌劃如何殲敵取勝了。而這時,秦澤之上,兩軍經過初期的試探布陣之后,戰局開始展開。

策馬站在高雄徵信高坡之上,齊王李顯的王旗和帥旗在寒風中狂舞,火紅色的鐵騎將中軍護得水泄不通,在帥旗之下,一個穿著金甲,騎著火紅色的戰馬的大將左側,我仍是披著那件特制的青色大氅,俯視著千軍萬馬,在高雄徵信我身后,小順子白馬銀槍,目光冷淡如冰,而在我身側,一個身穿輕甲,外罩青色戰袍的中年人手提馬鞭,若有所思的望著下面的戰局,他相貌儒雅斯文,細眉長目,文質彬彬,雖然穿著甲胄,可是除了腰間懸著佩劍之外,卻是沒有任何其他兵器。他不時傳下各種諭令,由他身后那些赤色甲胄的齊王親兵飛快的傳下軍令,指揮著前面的戰事。而我的目光卻是透過重重阻礙,落到遠處敵軍中那一片火紅當中,在那迎風飄揚的赤龍旗下,有一個縱在千軍萬馬當中也是佼然不群的峻拔身影。

這時,龍庭飛在指揮作戰的同時,也在留心著敵軍的中軍大營,那大雍皇室的旗幟下面,那和自己敵對了數年,越戰越是頑強的敵人,齊王李顯,以及他身邊那總在沙場之上,也是意態悠閑的青衣書生。這就是自己面前的敵人么,龍庭飛心中涌起強烈的斗志,可是轉瞬他又冷靜下來,他的目標不是盡殲敵軍,而是盡量的消耗敵軍的軍力,在譚忌的配合下蠶食鯨吞雍軍的實力,只有這樣,他才能讓北漢軍越戰越強,甚至可能讓雍軍再無力進攻本國。

只可惜因為北漢以一州之力對抗中原

”李顯見林碧眼中殺氣已經消退,欣然道:“公主不必多心,若台北徵信是公主見過那人,就知道他的性子實在古怪,本王也是來了東海之后才見到他派來的使者的。此人平生最愛就是明月清風,對于軍政大事是能躲就躲的,東海茫茫,又有東海侯庇護,皇兄和我雖然都有心請他回去,可惜他卻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始終找不到他的隱居之處,再說父皇也沒有松口,皇兄也不好大張旗鼓的尋找,而且東海侯至今仍然對大雍耿耿于懷,台北徵信皇兄也不愿惹惱了他。若非是本王被龍將軍迫得狼狽不堪,台北徵信也不敢這樣魯莽,連他隱居何處都不知道,就來求他襄助,本王原本是打算逼著東海侯引見的。不過托公主的福,本王剛來東海,就見到了他的使者。”

林碧心情已經漸漸平復,本來刺殺江哲就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既然已經被人識破,自然也沒有必要勉強進行,倒不如即興而為,或者會有台北徵信更大的收獲呢,有趣得看看李顯,心道,若說起來,殺了這人或者更有價值呢。

李顯見林碧笑容古怪,立刻猜出了她的心思,開懷大笑道:“公主不用這么狠心吧,說起來,我和龍將軍也是惺惺相惜呢。能在戰場上生死相搏,豈不是人生一大快事,那些陰謀詭計就是效果再好,也是流毒無窮,我台北徵信等本是用性命爭奪勝負的軍人,何必還要在戰場之外鉤心斗角呢?那些事情就讓那些文官去做吧,公主何不隨龍將軍和本王在戰場上生死相台北徵信見,那豈不是生也快意,死也無憾。”

林碧聽了只覺心潮澎湃,這本是她心中所想,只可惜因為北漢以一州之力對抗中原,早已是捉襟見肘,若是再僵持下去,只怕就是勝了也是國力疲敝,更何況齊王固守,堅壁清野,欲勝無從呢?她看了一眼李顯,只見他一掃方才的陰郁冷漠,眉宇間神采飛揚,笑容中帶著睥睨天下的豪氣,不由心想,和這樣的人沙場血戰,果然稱得上是人生一大快事。想到這里,林碧心中也是豪氣陡生,高聲道:“拿酒來。”

林碧的兩個侍衛聞言連忙拿了兩個酒囊過來,林碧自己拿了一個,用目示意李顯,李顯了然,便也接過了一個酒囊。林碧笑道:“這里面是我北漢最好的烈酒,我們代州人有個習俗,若是見了最好的朋友或者最可敬的敵人,便要請他共飲美酒,若是朋友,從此就要肝膽相照,若是敵人,將來生死相見也不要彼此仇恨。

童年的卡丹沒有受過多少教育

他是法國時裝業的大師和奇才,

足跡遍及五大洲,上至高聳入云的摩天大樓,下至微不足道的領帶夾,都使

用他的名字徵信做商標。如皮爾·卡丹時裝、打火機、香水、手表、地毯、框子、

汽車、飛機……幾乎一切有形的美化生活的東西都在他以皮爾·卡丹為商標

的經營范圍之內。這樣,全方位、多層次的推銷戰略,使徵信卡丹的各項經營走

上了一條互為補充、滾動發展的道路,收到了事半功倍的功效。他擁有 98

個國家和地區的分公司,共有雇員 18 萬人,領到的營業執照超過 720 個。

1922 年 7 月,皮爾·卡丹出生在意大利的威尼斯近郊,父母是意大利人,

靠種徵信植葡萄養家糊口。第一次世界大戰破壞了他的家庭生計,生活難以維持,

卡丹兩歲時隨父母移居法國的格勒諾布爾。由于他的父親不會講徵信法語,到法

國后找不到工作,生活更加困難,這樣,童年的卡丹沒有受過多少教育。第

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的一個早晨,皮爾·卡丹帶著一只箱子,騎著一輛自行

車前往巴黎,由于他違犯了宵禁令,曾一度被德國占領軍投入監獄。卡丹到徵信

了巴黎后,身無分文,幾乎走投無路。后經人介紹進入“帕坎”時裝店學徒,

從此開始了他的服裝生涯。徵信后來,卡丹又先后轉到“希芭格里”和“迪奧”

時裝店工作。這樣,他在巴黎這三家最負盛名的時裝店整整工作了 5 年,由

于他勤奮好學,掌握了從設計、裁剪到縫制的全過程,同時卡丹也確立了自

己對時裝的獨特理解,他認為,時裝是“心靈的外在體現,是一種和人聯系

的禮貌標志”。

1950 年,羽翼漸豐的卡丹,自己在里什龐斯街一所樓房的陋室里開設了

一家時裝店,生產和銷售戲劇服裝和面具,既當老板,又當伙計。1953 年,

他首次舉辦了自己設計的女式時裝展,并一舉成功,他的名字赫然出現在許

多報紙上。達官貴人、小姐太太們不嫌他的門面小,紛至沓來。1954 年,他

的第一家時裝店正式開張。

皮爾·卡丹是一個非常富于創造性的人,他憑借獨特的商業眼光,廣為

開辟,銳意進取,打開了時裝的新天地。